第三百六十四章 戰場上

第二十七卷 操神總綱

第三百六十四章 戰場上

  附身狀態的廖永祥只用蠻力甩開了安倍的手。

  「龍神?」安倍皺眉道。

  「是。」

  安倍出身自最有名的陰陽家族,不過從沒有聽過龍神降神。

  「好了,來吧!」廖永祥身上有一套虛幻的龍鱗鎧甲,背後一對若隱若現的黑色肉翅,雙手的「拳套」長有利爪,全身都散發著惡毒兇猛的野獸氣息。

  「你到底是甚麼人?」安倍側頭問道。

  「忘了嗎?我是遠吉殿殿主——廖遠吉。」

  安倍笑了一笑,右手張開,一片片紙人從他的手下方飛出來。紙人不斷飛向廖永祥,他先往後倒退拉開距離,卻發現紙人仍然緊追不放,他只好伸手抓去,在指尖觸碰到紙人時,紙人隨即爆炸起來,爆炸威力巨大,就算有龍神附身,他的指頭也被炸得出血。

  自把安倍拖入神國起,廖永祥沒有停止過以法則來無限弱化對方,不過對方彷佛完全不受影響,最奇怪的地方是安倍沒有散發出丁點心之力的感覺,若他真的以靈異力效果來利用法則,怎樣都應該可以感應心之力。

  「你能夠利用法則,不是基於靈異力。」廖永祥甩著流血的指頭道。

  安倍木無表情地看著廖永祥。

  「我感應不到心之力,你的雙眼也沒有出現任何圖案,我不能夠確定世間上有沒有種發動模式的靈異力,不過我更加傾向相信是你擁有可助你有限度掌握法則的道具。」廖永祥指著安倍道。

  安倍的表情沒有絲毫改變,沒有絲毫動搖,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廖永祥真覺今次真的猜中了。

  「不管你身懷何等寶物,我也要得到手。」廖永祥換上赤木弓,拉弓引箭,運行著澎湃的無償內力射出一箭。

  「武林域。」

  廖永祥鬆手射出勢如破竹的一箭。

  箭比聲音要快,快得令人看不到,聽不到。安倍只憑廖永祥鬆手的動作來猜測箭已出手,於是雙手交叉在身前,護住腦袋,不過箭沒有射在他身上。

  「咦?」安倍感到一絲疑惑,立刻朝身後反身踢出一腳。

  「不錯的反應,不,不是反應,是你猜到了。」廖永祥墜肘壓向安倍的腿骨,破掉反身一腳同時用同一隻手往前出拳,連消帶打。安倍吐一口氣,身前泛起一片霧氣,廖永祥的拳擊入霧裡,眼看已擊中了安倍的臉,卻感到完全不著力。

  「又是結界!」廖永祥咬牙道。

  「為了安倍家的名聲,我會盡全力把你擊倒。」安倍君龍拍拍自己的鎧甲,一身裝束換成標準的陰陽師服——黑色縫腋袍。

  「哼!」廖永祥冷哼一聲,握著赤木弓的手急劈,氣勢磅礡,殺氣滔天,是《箭術》控弓篇的「日落西山」。

  為應對日落西山,安倍把更多的陰陽力輸入到法寶中,加強對法則的操控,不單止牽制著神國,更加強了護身結界的效果。

  赤木弓敲在安倍的頭殼,可是就是觸碰不到他。

  「只要我的結界尚在,你就傷不了我!」安倍喊道。

  在神國外,龍神位面的戰爭未有停止。

  沒有指揮官,沒有軍師,式神聯軍的行動變得單一,有時候前方在進攻,後方卻後退,前線需要後退時,後方卻把路塞住。不過式神聯軍之中多數人都是神明,其中還有神明三階,在戰力方面完勝,儘管在行軍方面比不上遠吉殿,仍未出現敗兵之象。

  戰況膠著,本來分開的四時將軍隊改變戰術,以春淨軍為中心集結。式神軍因應情況也集結在一起,兩軍陷入了對峙局面。

  四時將在前線集合,士兵們擺著方陣,兩軍對峙處暫時未有出現任何暴力畫面。

  「大家都到齊了。」度世微笑道。

  「嗯,殿主說只要他和敵人消失後,我們便馬上會合。」夢炎點頭道。

  「真可惜啊,數據可不足夠呢!」尼古拉早就從浮空艦走了下來。

  「哼,最重要是把對方殺光。」落紅伸展著雙手道。

  「呵欠,既然完結了我先回去了。」尼古拉擺擺手道。

  「你要去哪?戰爭未完。」夢炎抓向尼古拉的肩膀道。

  尼古拉肩膀一沉,往身旁滑開一步,躲開了夢炎的手。「我的部分完了,殿主不是說過我們集合後就不用再指揮軍隊嗎?」

  「是,不過你也是遠吉殿的戰力之一。」夢炎皺眉道。

  「放心吧,有你們便行,別忘了副殿主和少殿主他們還未出手呢!他們可是殿主悉心栽培的戰力,比起我們還要強。」尼古拉笑著說。

  「多一分戰力就是多一分戰力。」夢炎道。

  「夢大哥別著急,尼古拉想先離去就讓他走吧,有他留下來的傀儡便足夠。」駱嘉怡走到夢炎身旁,在她身後還有四位少殿主和一個人,是龍神村的村長——福特.法芙尼爾。

  「福特將會負責指揮軍隊。」駱嘉怡道。

  「他只是個人類。」夢炎用帶著不屑的目光看著福特。

  福特沒有逃避夢炎的眼神,他知道他接下來要指揮的軍隊都是比他要強的人,若他沒有足夠的魄力,是不可以統率群雄。

  「我雖然是人類,但是我具備領軍之才。」福特挺胸道。

  「如何證明?」夢炎問道。

  「若他是殿主所指派的人,我們便需要相信他,因為我們要相信殿主的決定。」落紅道。

  夢炎想了一想,徐徐點頭道:「你說得對,是我錯了。」

  「別這樣說,冬將軍只是為了遠吉殿的兄弟著想,怕他們的性命交到一個廢物手上。」福特道。

  「說得好!既然你是殿主所指派的人,我就代表冬炎軍答應了你的所有調度。」夢炎負手道。

  「謝冬將軍。」福特拱手道。

  「秋寂軍也是。」落紅道。

  「春淨軍會堅守崗位為各位服務。」度世合十道。

  「別看著我,我早就想走了,整隊夏研軍交給你指揮,我先走了。」說罷,尼古拉就用傳送石離開了。

  福特感到胸口有一腔熱血在沸騰,他造夢都沒有想過自己有能力統率一隊神明軍隊。

  「好,全軍聽令,準備展開攻勢!」福特指著前方大喊。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