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戰安倍君龍

第二十七卷 操神總綱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戰安倍君龍

  廖永祥如炮彈般彈射向高皇產靈尊,察覺到異常的安倍君龍立刻操控式神伸手抓去。面對迎面而來的巨手,廖永祥已在空中沒有借力之處,所以他立刻調動心之力發動虛無。虛無一擊見效,令式神的巨掌消失,消去眼前障礙,使他可以在高皇產靈尊的肩上著陸。

  「廖遠吉。」安倍君龍負手道。

  「安倍君龍。」

  「為何你可以召喚出天御中主尊?」

  「不知道。」廖永祥照直說。

  「你擁有《操神總綱》?」

  「沒有,也沒有聽過。」

  現在廖永祥知道對方提及的《操神總綱》是有關於別天神。

  「嗯。」

  「解決你就可以解決聯軍。」廖永祥道。

  「對,不過你做不到。」

  「那就試試看。」

  廖永祥刺出毫無花巧的一劍,速度之快等同瞬移,安倍沒有時間作出反應。人和劍瞬現於安倍的身前,不過劍尖凝於安倍君龍的臉前一吋,沒有傷及他。

  廖永祥如何用力都不能把劍再推前一吋。

  「是結界。」廖永祥道。

  「是結界。」安倍君龍道。

  安倍君龍在身上布下結界,這個結界能夠幫助他阻隔一切攻擊,所有攻擊都無法傷及他。

  「結界需要力量運行,只要需要使用能量就必然可以用神力或心之力消除。」廖永祥把神力注入吞天劍中,讓神力化解結界用以運行的力量。

  不是所有結界都可以用心之力和神力消除,不過就算消除不到,其運行都會受到影響,那麼廖永祥就可以從中推算結界的真正破解之法。

  「沒有用的。」安倍君龍伸出手抓住了吞天劍的劍身,「我的結界不是用能量來運行,而是以法則來運行。」

  「不可能。」

  廖永祥是全個大千世界中唯一一位《探天卷》掌控者,所以他很清楚法則,也知道法則的特性,他知道沒有人可以利用SYSTEM的法則,那是SYSTEM不容許的事。

  「那麼你怎樣解釋?」安倍君龍微笑道。

  「是靈異力。」廖永祥雖然感覺不到安倍身上有心之力的流動,但是只有靈異力才可以把法則帶到現世,排除所有可能性後,剩下的答案多麼不可能也會是真相。

  安倍君龍的瞳孔收縮了丁點,廖永祥估計自己猜中了。

  「既然是靈異力,那麼……創造世界——神國降臨。」廖永祥把安倍君龍和他的式神拉入神國之中。

  遠吉神國,遠吉城外的一大片空地,失去一掌的高皇產靈尊和安倍君龍立於空地上,廖遠吉則飄浮於半空。

  「是神國?」安倍君龍皺起眉頭道。

  他知道甚麼是神國,也知道神國的可怕之處,不過他能夠外放法則,所以進入了別人的神國也不會落入任人魚肉的田地,因此他並不緊張。

  「我明白了,你不是神國四階,這是你的靈異力,所以你才會那麼快斷定我的結界是透過靈異力製造出來。」安倍君龍想通了前因後果。

  廖永祥笑而不語。

  「既然你知道我的結界是用靈異力做出來,那麼你就知道神國對我沒有作用。」安倍君龍抱胸道。

  「我相信不會完全沒有用,不過我把你拉入來不是為了用神國弱化你。」

  安倍君龍倒吸一口氣,搖頭道:「你是想式神軍變得群龍無首。」

  「此其一。」

  「你有信心殺死我,擒賊先擒王。」

  「對。」

  「哈哈,雖然你是心之力使用者,但是我可殺過不少心之力使用者,今天我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能耐把我殺死!」安倍君龍挺胸朗然道。

  廖永祥拿出九陽赤木弓,拉弓道:「若論計謀,或許你勝,若論單打獨鬥,我十拿九穩。」

  幾枚盧因石從他的身上飄了出來,纏上弓上的箭頭。

  安倍君龍沒有見過盧因石,單從外表看只是普通的石頭,不過他的直覺卻告訴他,千萬不要輕看那些石頭。跟廖永祥一樣,安倍君龍是個很相信直覺的人,所以他嚴陣以待。

  廖永祥鬆開手,射出破神箭。

  破神箭剎那即至,安倍君龍先讓高皇產靈尊用它僅餘的手抓向破神箭,然而破神箭威力強大,就算是神明所召喚出來的式神,就算是別天神都阻擋不了。破神箭穿透了式神的掌心,射向肩上的安倍君龍。箭矢急襲而來,安倍拔出武士刀,對準破神箭的箭頭劈下去。

  「噹!」

  安倍君龍感到虎口生痛,破神箭如附骨之疽,纏著武士刀粗放,他被迫要跟破神箭角力。武士刀被破神箭弄得抖震不斷,安倍不斷輸入神力,卻感到刀上的神力被破神箭拉扯掉,他立刻知道是盧因石作怪,果斷中止輸送神力,只依靠蠻力來應付破神箭。

  廖永祥的最強武功不是劍術,而是箭術,他用最擅張的兵器加上由《八九玄功》強化的身體施展,威力之大足以越階挑戰。式神使的近戰本來就是弱項,而安倍沒有像藤原勇務般在修練式神體系同時,強化近戰能力,所以要用盡全力才勉強擋得住破神箭。

  在安倍應接不瑕的同時,廖永祥可沒有閒著,他跳到高皇產靈尊的肩上,同時換上了吞天劍使出「一劍穿雲」。

  安倍好不容易才把破神箭格開,吞天劍又朝著他的咽喉刺來,匆忙間他只得收起高皇產靈尊,令廖永祥失去立足之地。

  高皇產靈尊消失不見,二人一起朝地面掉下去。

  廖永祥沒有放過他,追著安倍刺去。安倍右手一撒,一大堆紙人飄了出來,紙人相連在一起,組成結界,擋住了廖永祥的攻擊。

  「不錯的反應,不過就算有結界也沒有用!」廖永祥的劍雖然被結界擋住,令他連人帶劍卡在半空,但是他沒有放棄攻擊,他繼續輸入神力,以強大的神力來硬衝結界。

  結界只是隨手撒出的招式,所以不算堅固,大約阻擋了廖永祥兩秒後就被擊破。兩秒只是很短的時間,不過已經足夠安倍離開了廖永祥的攻擊範圍,並做好了反擊的準備。

  「去!」安倍擲出紙扇。

  紙扇雖小,但它令到廖永祥感覺到有點危險,於是立刻用神國的法則弱化紙扇的速度,不過他卻發現法則對紙扇沒有用。

  「別妄想使用神國的法則了,我的法則是可以用於任何物件之上,所以你的法則完全沒有用!」安倍笑道。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