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安倍的陽謀

第二十七卷 操神總綱

第三百五十八章 安倍的陽謀

  「找我?」安倍君龍問道。

  「是。」

  安倍君龍的思緒在快速轉動,推斷一切可能性。

  「好,我先帶廖先生你入村。」安倍君龍道。

  「煩請帶路。」

  「請跟著我走。」安倍君龍牽著兒子的手,往安倍村走去。

  安倍村,遠離俗世的聖地。在安倍村的周圍布置了大大小小的結界,不少結界都是由安倍家的祖先所布下,時代久遠卻仍可運作。結界令到外人不能夠隨意進入村子範圍,若不懂得破解之法,就算是神明都沒有能力逃離結界,多年內困死在結界內的人不計其數,以致沒有人夠敢接近安倍村。

  廖永祥跟著安倍君龍的腳步,穿過一個又一個的結界,安倍君龍有意使用正確的方法穿過結界而非強闖,使廖永祥難以窺探出結界的運作方法,可見安倍君龍對他起了戒心。

  一行三人終於抵達安倍村。

  廖永祥是相隔多年後第一位入村的外人,安倍族人都對他很感興趣。

  「我先帶你到我的房子。」安倍君龍道。

  「有勞。」

  「龍琉,你先去找母親。」

  「好吧。」安倍龍琉扁嘴道。

  安倍龍琉自己一個跑開,安倍君龍繼續引路,帶廖永祥回去家中。

  安倍君龍的家建於村內的小山峰上,在入口處有幾個鳥居,每個鳥居都散發著不同的氣息,是淡淡的神階的氣息。這些氣息的主人不在此處,廖永祥嘗試追蹤氣息的來源,卻未能成功。

  安倍君龍好像知道了廖永祥的想法,道:「這些鳥居是供奉著諸位別天神。」

  「哦,難怪會散發著不錯的氣息。」

  安倍君龍沒有絲毫顧忌,直接道出鳥居的情報,或許是安倍家能夠使用別天神在式神位面不算甚麼秘密,所以沒有隱瞞的必要。

  「請隨我上去。」安倍君龍道。

  安倍君龍帶廖永祥上山。

  跟其他的安倍族人一樣,安倍君龍的家採用了和式風格建築,是以木材為主建成的大屋,屋前有個和風庭園,沒有池塘,只有枯山水。枯山水是指用細沙碎石鋪地,加上疊放了有序的石塊,可供人在沙中作畫,置身其中有助冥想和修行。

  廖永祥站在枯山水旁,看著沙石上的線條。

  「厲害。」廖永祥在眼前雜亂無章的線條中,看出威力強大的結界,不過只是結界的皮毛,而非結界本身的設置之法。

  安倍君龍右手一揚,一陣大風把沙石撫平。「見笑了,請先進屋,我去備茶。」

  廖永祥應邀入到內堂,席地而坐,靜候安倍君龍。安倍君龍拿著熱水和茶,把東西先放在檯上,再跟廖永祥面對面而坐。

  安倍君龍用熱水沖刷著茶具,為廖永祥沖了一杯茶。

  「請用茶。」安倍君龍雙手提著茶杯道。

  「謝謝。」廖永祥雙手接過茶杯,他嗅到一陣茶香,呷一口,茶味立刻在舌間來回蕩漾,回甘不斷。「好茶。」

  「喜歡就好。」

  二人都在喝茶,沒有說話。

  廖永祥把最後一口茶喝掉,放下空杯子望著安倍君龍,此時此刻他竟然不知道該說甚麼話。

  「你不是式神位面的人。」安倍君龍開口道。

  廖永祥沒有反駁。

  「你到底是誰?」安倍君龍瞇眼問道。

  「我是一位流浪者。」

  「為何來安倍村?」

  「想見一見你。」

  「是馭龍位面的傢伙?真厲害,在你身上面只感應到陰陽力和神力,而你應該是來自馭龍位面,所以你是百練者,修為在神明三階,綜合戰力在我之上。」安倍君龍捏著下巴道。

  廖永祥眉頭一皺,他雖然知道安倍君龍是個厲害的角色,但是沒有想到不過是自己的一句話就令到他聯想到那麼多情報。

  「你是怎逃出來的?那十四個人都是你殺的?」出自廖永祥的身份問題,加上他能夠在短時間內破解了兒子的結界,安倍君龍知道當日逃出《十二天將寂滅八方結界》並殺死十四位神明的人就是他。

  廖永祥知道撒謊已沒有用。

  「那是秘密。」

  「你沒有回去馭龍聯軍,是打算當逃兵嗎?」

  「軍中果然有你安插的細作。」

  安倍斷言他沒有回去馭龍聯軍,放棄了他曾經回去聯軍覆命再入式神位面的可能,所以他一定有方法知道馭龍聯軍的情報。

  要收集準確的情報,細作是必須的選項,不過兩個位面之間除了戰爭之外素來沒有交往,而安倍家更是神隱多時,若有安排細作不會是短期內的事,看來安倍家早於多年前已經在馭龍位面培養出自己的情報網。

  「你知道嗎,在你殺掉我十四位神明後,龍神位面的龍神村就出現了不尋常的改變。」安倍君龍拿出折扇道。

  「是嗎?」

  到先前為止,廖永祥都大概追隨到安倍君龍的思路,可猜到他是如何得出假設,不過他和龍神村之間的關係可是無跡可尋,安倍君龍會有這個想法應該是出自他的直覺,也有可能是他的試探。

  「一個能夠從《十二天將寂滅八方結界》中逃走的人已經是萬中無一,加上能夠令平平無奇的龍神村變成兩個位面敬而遠之的神秘組織也非常人可做到,我不相信同時間龍神位面會出現了兩位鬼才。」安倍君龍扇著風道。

  「有理。」

  「抱歉,我想再問多你一次,你的名字是?」安倍君龍問道。

  「廖遠吉。」

  「廖兄,我將會出兵龍神村。」

  「為何?」

  「不管是馭龍位面還是龍神位面,應該屬於我安倍家,一切的障礙都需要清除,在馭龍位面的龍神村可真正左右戰局前,我要把它消滅。」安倍君龍微笑道。

  「我怕安倍兄你沒有這個能力。」

  「不試試看又怎知道?」

  二人對望微笑。

  廖永祥站起身,拱手道:「既然安倍兄有如此雄心壯志,我也不好再花費你的寶貴時間,就此別過。」

  「我叫龍琉來送你走。」

  「不必了,我懂得如何下山,如何離開安倍村。」

  安倍君龍眼中閃過瞬間的冰冷殺意。

  「很好,戰場上見。」

  廖永祥的初心只是來見見安倍家的當家,沒想到他其智近妖,更充滿野心,若不除掉或許會影響遠吉殿,所以不能不戰。

  一切皆是緣。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