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安倍家

第二十七卷 操神總綱

第三百五十七章 安倍家

  安倍家,曾經是整個式神位面最強大的家族。在整個位面中,只有安倍家的族人能夠召喚出別天神,別天神是比起尋常式神要強大得多的式神。安倍家不像其他家族,沒有立地為王,沒有擴張領土,所有的族人都隱居在深山的安倍村內。

  不少大名都試過邀請安倍家的族人成為他們的家臣,在歷史中出現過不少次安倍家派人跟其他大名合作。不少本來弱勢的家族在得到安倍家的幫助後,從二、三流家族躍身為一流家族,改變命運。

  安倍家雖然沒有廣闊的領土,但是擁有足以改變戰爭結果的能力,成為式神位面中最神聖的存在。

  在幾百年前,安倍家發生了一件神秘事件,沒有人知道事情的經過,也不知道起因和結果,只知道在那件事之後安倍家就隱世,不再踏足塵世。安倍家消失後,除了各家族失去了邀請安倍家的機會,連龍神位面的戰場都失去了安倍家的支持,使本來佔著優勢的式神聯軍死傷漸增,戰況因而膠著。

  到了今時今日,安倍家再次踏足塵世,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進軍龍神位面,為式神聯軍提供協助。

  以上就是安倍家的近況。

  廖永祥在一個疏落的叢森盤膝打坐。

  「已經三小時了,我竟然還未看穿這個結界的破解之法。」廖永祥看著身旁的林木道。

  他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再散播神識。

  「仍然不行。」

  他的神識只要離開身體就會立刻失去聯繫,除了神識外,其他的探知方法都沒有任何果效。

  「我竟然被結界困住了。」廖永祥看著天空道。

  他本來可以使用虛無把附近的一切都抹除,那麼結界一定會同樣被消除,不過他沒有這樣做,因為他從來沒有見識過如此厲害的結界,實在不忍心在未弄清楚它的運行方法前就把它破壞。

  「你好。」有個小孩跑進了叢林,跟廖永祥揮手打招呼。

  「小朋友,你是安倍家的人?」廖永祥問道。

  「嗯,我是安倍龍琉。」安倍龍琉掛著天真爛漫的笑容道。

  廖永祥粗略地探知安倍龍琉的實力,感應到他體內藏有陰陽力,不過存量不多,還差一點才到達半神階水平,是一位上部式神。小孩年約六、七歲,能夠做到上部式神一定是得到大量資源栽培,而且具備得天獨厚的天份。

  「你可以帶我去安倍村嗎?」廖永祥問道。

  「不,爸爸說過外人是不可以進村的。」安倍龍琉搖頭道。

  「那麼你知道這個樹林的秘密嗎?」

  「嘿,我當然知道啊!」安倍龍琉拍心口道。

  「可以告訴我嗎?」

  「不行,我不會告訴你的!」安倍龍琉叉著腰,鼓起腮道。

  廖永祥感到有點麻煩,不過他不能夠永遠留在結界內。

  「罷了,不說就不說。」廖永祥轉身走開。

  「叔叔!你幹嘛要走?」

  「叔叔?我是哥哥!不是叔叔!」廖永祥怒喝。

  「嗚……嗚嗚嗚!」安倍龍琉哭了起來。

  「別哭,再哭我就殺掉你!」廖永祥怒喝。

  「唔……嗚嗚,唔!」安倍龍琉掩著嘴巴,哭得更慘。

  廖永祥按著額頭,甚是苦惱,「你走吧!別再留在此處煩著我。」

  安倍龍琉看著廖永祥啜泣。

  「幹嘛?你還不走?」

  安倍龍琉用力搖頭。

  「唉,你到底想怎樣?」

  「我……我迷路了,嗚。」安倍龍琉啜泣道。

  「你不是說知道這個樹林的秘密嗎?」廖永祥拍了拍額頭道。

  「對,我……我知道,這個樹林……只能進不能出。」安倍龍琉喘氣道。

  「這我也知道,你不是知道它的破解之法嗎?」廖永祥問道。

  「不,爸……爸爸還未教我,他只教了我如何布下結界。」

  「所以這個結界是你布下的?」

  「嗯。」

  「很好,我們一起困在你的結界內。」廖永祥拍掌道。

  「不要!我不想被困住!嗚嗚……」安倍龍琉又哭起來。

  「夠了,別哭!」

  廖永祥最怕哭的小孩。

  現在他們陷入了僵局,若使用虛無破陣,小孩就會發現靈異力的秘密,若不使用虛無,又會跟小孩一直困在此處。

  「救我啊爸爸!!」安倍龍琉突然仰頭大呼。

  安倍龍琉一聲大喊後,廖永祥穩若感覺到結界的運行出現一瞬間的窒礙,令他弄清了結界的運作原理,然後一團強光在天上出現,那團光球急墜而下,直衝向廖永祥和安倍龍琉的中間。

  「嘭!」

  光球觸地消散,穿著黑色縫腋袍的男子出現。

  「龍琉,你又闖禍了。」男子道。

  「爸爸,帶我走!」安倍龍琉衝過去,抱著爸爸的腿道。

  「當然。」

  「是神明三階。」廖永祥心想。

  「朋友,謝謝你幫我看管著犬兒。」男子微笑道。

  「別客氣,我甚麼都沒有做。」

  「是犬兒的結界害你困在此處,實在抱歉。」男子道。

  廖永祥感覺到對方的抱歉毫無誠意,甚至帶有一點嘲諷的味道。

  「安倍家曾經是式神位面最強大的家族,所有子弟都很氣焰。」廖永祥心中甚是不悅。

  廖永祥沒有把心中所感表露出來。

  「我只不過在思考這個結界的原理,並不是被它困住,我要走的話隨時都可以走。」廖永祥跟那男子一樣,掛著虛假的微笑道。

  「是嗎?」男子嘴角上揚道。

  「是。」

  「不如我先帶你離開?」

  「不用,我自己可以離開。」廖永祥提起右手,以神力凝聚出幾個光點,接著往前一推,把光點送入林中各處。

  神力以特別的軌道移動,沒有消散,融入林中。

  「破。」廖永祥輕叱一聲,整個森林發出一陣強光,然後回復平靜。

  「安倍家的確很強,這個結界花費了我不少時間參透。」廖永祥負手道。

  男子心中驚詫萬分,安倍龍琉實力雖不怎樣,但他布下的結界可是完完整整的結界,而眼前人不過被困在結界內幾個小時就找到了結界的弱點,就算是他也需要更長的時間方可做到。他尚未知道若不是他強行進入結界,令到結界運作受阻,廖永祥留在結界內再久也難以看穿結界的運作,一切皆是緣。

  「你太謙虛了,我是安倍君龍,安倍家的當家,敢問先生大名?」安倍君龍拱手問道。

  「廖遠吉,我此行目的正是想找當家你。」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