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報酬

第十八卷 又是飄渺

第二百五十三章 報酬

 

  飄渺宗,宗主書房。

 

  「痛快,完美解決了。」林健威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威兒,你這次的行動太魯莽了。」林寒耀顰眉蹙額道。

 

  「父親請放心,一切都盡在我掌握之中。」林健威握著拳頭道。

 

  「嗯,為父知你的計劃很重要,方會配合你的行動,以此計來除去所有具有潛力的新人,如今我飄渺宗已確立了龍脈四宗之首的地位,更平息了宗門內的符修之亂,接下來的十年就是威兒你的世界。」林寒耀掛著淡淡的笑容道。

 

  「啪啪啪⋯⋯」一陣拍掌聲。

 

  「很好的計謀,充分利用了我。」廖永祥拍掌道。

 

  「廖少俠,謝謝你的幫忙。」林寒耀道。

 

  「沒有你的幫助,事情會麻煩得多。」林健威搖晃著酒杯道。

 

  只是麻煩多了,而不是做不到。林健威早就有了其他計謀,定要各宗新一代的天才一一死絕在龍脈之戰,以確保飄渺宗今後十年的地位。

 

  「報酬呢?」廖永祥伸手問道。

 

  林健威右手一伸,一大塊牌匾憑空出現。

 

  「這面牌匾就是最後的報酬。」

 

  是寫有「飄渺」二字的牌匾,只要掛上了它,永怡宗就可以仗飄渺宗之威,快速站穩住腳。

 

  廖永祥看了看牌匾,感到有點疑惑。「你確定?」

 

  代表宗門的牌匾絕對不是單純的贈禮,更是具有結盟交好之意。此牌匾代表飄渺宗,若有人帶著牌匾去招惹麻煩,飄渺宗必會受牽連。

 

  林健威看了父親一眼,林寒耀點點頭,於是他再望向廖永祥。「是,我需要一統修真域,單靠飄渺宗是做不到。」

 

  「我何德何能幫助到你的雄圖大計?」

 

  林健威放下酒杯站起身來,那圓大的肚子頓時晃動了一下。「你根基未穩,正需要有人撐腰,對吧?永怡宗宗主。」

 

  廖永祥感到有點驚訝,他沒有想過林健威的調查會那麼深入。

 

  「對,那麼合作愉快。」廖永祥伸出手。

 

  「合作愉快。」林健威握著廖永祥的手道。

 

* * * * *

 

  廖永祥換上人皮面具,從飄渺宗徒步走回永怡宗。

 

  「那傢伙隱藏得很深,握手時才感應到他是神明二階,以他的實力大可以壓下馬良弼成為下任宗主的第一人選,不過他沒有,或許他的原定計劃就是自己,不過碰巧我出現了,所以他就馬上有了利用我解決一切麻煩的計劃。」

 

  廖永祥快走到山腳,卻見到山腳下排著長長的人龍。很快他就弄清楚現況,人龍都是前來拜入永怡宗的。不得不說,免費講道的確是很好的招生宣傳,不過舉行了幾次講道就為永怡宗提供了不少新血,縱然新血實力低微,也是開拓修真域的重要人力資源。

 

  永怡宗山巔。

 

  「我回來了。」廖永祥脫下人皮面具。

 

  「我聽說聶牛被殺了,嚇得差點就要心臟病發,若不是我透過《探天卷》感應到你尚在人世,我鐵定會被嚇死!」駱嘉怡一拳捶在廖永祥的肩上。

 

  「是啊!那是林健威的計劃。」廖永祥按著肩膀道。

 

  時間回到廖永祥被龍脈四宗圍殺之時。

 

  林寒耀的《飄渺劍影》掀起了大量沙塵,林健威乘亂飛入沙塵中。廖永祥感到敵人來襲,差點就要握拳揮出。

 

  「慢著!」一股神識出現在廖永祥的腦海中,是林健威的聲音。

 

  廖永祥鬆開手,一點青光隨即飛進他的額頭,是林健威預先設定好的訊息。收到訊息後,廖永祥知道了林健威的計劃,接著心念一動飛入了林健威手上的洞府。林健威見廖永祥已逃入洞府,隨即把洞府裡的一具死屍掉了出來,再把洞府收好。他持劍刺入屍體,裝作把「聶牛」殺死了。

 

  「結束了。」林健威興奮地道。

 

  所有事都發生在眨眼之間,從別人眼中看來,聶牛身陷《飄渺劍影》再被林健威一劍殺死。

 

  「原來如此,看來林健威是個很可怕的對手。」駱喜怡道。

 

  「暫時沒有必要對付他,因為⋯⋯」廖永祥放出牌匾。「在遠吉殿正式君臨九域前,永怡宗都會跟飄渺宗維持友好關係。」

 

  「他可信嗎?」駱嘉怡黛眉輕顰問道。

 

  「不可信,不過他不是一個蠢材,若要對我們不利,不需要給我們牌匾,既然他給了就是有心要把我們扭在一起,若是如此,何不好好利用?他利用我們時,我們都可以反過來利用他。」

 

  「明白了。」

 

  廖永祥把牌匾交給夢炎,讓他找人把牌匾掛在山腳的當眼處,然後去找尼古拉以確定修練塔的效果,有了龍脈中的盧因石去延伸盜脈陣式,修練塔便可提供跟龍脈中心處一模一樣濃度的真元力,去到這一步修真域的建設終於完成。

 

  夢炎雖然招收了一大批修真者,但是他們十居其九都是天份差劣的人,只可暫時充撐場面,而廖永祥知道在修真域中稍有能力的人都會被龍脈四宗所吸納,四宗壟斷了人才,加上霸佔了龍脈,令到其他宗門沒有變強的空間。

 

  永怡宗山巔,遠吉塔一樓。

 

  「所有新招收的修真者就拿來做粗重功夫,除了提供有限度的支援外,不需要投放太多資源,反而我有另外一個想法想你幫我實行。」廖永祥道。

 

  「請說。」夢炎恭敬道。

 

  「極北之地有妖獸聚居,我想你把牠們引入宗門好好訓練,畢竟你也是妖獸,對修妖之路該有不少心得,既然修真域是安排了給你打理,你的手下皆是妖獸的話我相信會有更加好的效果。」

 

  「末將遵命。」

 

  「那麼修真域就交給你了,我會先回去武林域處理一點事,接著我會帶漢多去魔法域開設分部,若果你遇到任何問題記得要聯絡我,若遇到危機必須捏碎玉簡。」

 

  「末將領命。」

 

  廖永祥拍拍夢炎的肩膀,離開了遠吉塔。

 

  廖永祥去了實驗室,剛巧見到尼古拉在實驗室外的草地睡覺。

 

  「尼古拉。」廖永祥道。

 

  「殿主?呵欠……」尼古拉伸個懶腰。

 

  「你把整個山巔都弄得鳥語花香。」廖永祥環視翠綠的山巔道。

 

  「嗯,這些都是適合種植在貧瘠地方的野花野草,很適合布置此山。」

 

  「我接下來會去武林域辦一點事,你就留在修真域等我吧,我之後會帶漢多去魔法域,到時候你再看看要不要跟來。」

 

  「好,那麼我就繼續實驗了。」

 

  「拜託你了。」

 

  交代好一切,廖永祥帶了駱嘉怡去傳送神殿。

 

  「回去武林域前要先去一轉戰場。」廖永祥道。

 

  「沒問題,就按照你的意思。」

 

  二人走進戰場傳送陣,在神殿中消失。

 

  域界戰場,一個荒蕪的山洞。

 

  廖永祥二人出現,接著廖永祥運行心之力,雙眼隨即浮現運轉中的太極圖,他的一個念頭便開啟了一道空間裂縫,馬良弼和師妹相繼步出裂縫。

 

  「這裡是……」馬良弼左顧右盼。

 

  「這裡就是域界戰場,你們二人謹記千萬不要回去修真域,林健威不是你們二人可招惹的。」廖永祥抱胸道。

 

  馬良弼歎一口氣,搖頭說:「我知道。」

 

  「師兄……」師妹知道接下來她和馬良弼都需要在戰場中亡命一生,又看到馬良弼已失去一臂,不禁對前路感到迷惘。

 

  馬良弼九十度鞠躬,恭敬道:「謝謝你幫了我們。」

 

  「世途險惡,好自為知。」廖永祥牽著駱嘉怡的手,拿出了一枚石頭。「永別了。」

 

  隨著心之力輸入石頭,廖永祥二人就變得虛幻,然後消失。

 

  武林域,遠吉山脈。

 

  他們二人出現在遠吉山脈的中心小島。

 

  「回來了。」廖永祥道。

 

  小島如今又擴建了,在島上多了一座宿舍,新招收的弟子都一一住在宿舍中,還有增置了一座學校和訓練場,好讓弟子有個更好的修行環境。

 

  「師兄!」陳展輝拱手道。

 

  「陳師弟,咦?你已經成為了武神?」廖永祥驚訝道。

 

  「對,我修習了師兄所創的武功後,實力一日千里,不知不覺就成為了武神。」陳展輝道。

 

  一位武者如果可以探知到武學的本源,的確對其實力大有幫助。

 

  「那就好了。」廖永祥微笑道。

 

  現在的陳展輝單是站在眼前,都會讓人感到陣陣的劍意撲面而來,很明顯他在劍道一途已達到大成,更向著未知的境界繼續發展。

 

  看見陳展輝的實力,廖永祥很放心把武林域交托予他打理。

 

  廖永祥望向遠吉塔。「呼,那麼我要開始工作了。」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