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你們是喜歡這樣做生意的嗎?

第十八卷 又是飄渺

第二百五十二章 你們是喜歡這樣做生意的嗎?

  廖永祥離開了裂痕空間,空間的入口隨即消失,沒有殘念的驅使,那個空間永遠都不會再次開啟。

  「優勝者經已誕生!」一把聲音在盆地上所有人的腦海中出現。

  飄浮在半空的廖永祥,頓時吸引了無數目光的注視。

  林寒耀和其餘三宗的宗主一起飛上半空。

  「恭喜聶少俠勝出比賽,接下來的五天聶少俠可以隨意使用龍脈平台。」林寒耀拱手道。

  「謝過林宗主。」廖永祥微笑道。

  其餘三位宗主臉如死灰的看著廖永祥,不難察覺一道道殺意從三位宗主身上散發出來,他們根本沒有刻意隱藏殺意。比較特別的是林寒耀沒有絲毫特別的情緒洩露出來,要不他並不在意馬良弼,要不他把情感收藏得很好,要不林健威所做之事其實得到林宗主的默許,又或者……

  盆地內,大家都對於聶牛獲勝一事大感疑惑,所有人都以為最終的勝利者會是飄渺宗的馬良弼,就算不是他也會是無上宗錢在田或者開元宗查國民,聶牛是誰根本沒有人知道。

  廖永祥懶理他人的想法,直接飛到龍脈中心,盤膝而坐。

  「成功了,接下來可以把盧因設置下去。」廖永祥閉目入定。

* * * * *

  遠在永怡宗上的駱嘉怡已經知道廖永祥獲勝歸來,心踏實了。

  「副殿主!」夢炎拱手道。

  「夢大哥你好。」

  「這段日子我們已經招收了過千名修真者,雖然實力參差,但是也算是一批可用的人手。為了有更好的成績,希望副殿主抽空去趟山下講道,以吸納人才。」

  「好,幫我安排,我隨時都可以講道。」

  「謝副殿主!」

  所謂的講道就是把自己對修練上的一些感悟或想法道出,以此來啟發聽道者,一般來說講道只會招待門內弟子,不會外傳,不過遠吉殿沒有閉門造車的想法,透過講道,或許可以吸引到真正有能之士加入,而且教學相長,講道也是修行的一環,有助沈澱想法,令到根基更為穩固。

  在夢炎的安排下,同日下午,駱嘉怡舉行她的第一場講道,她所選擇的主題是丹修。

  有別於駱嘉怡,廖永祥喜歡把各體系內所有的法門都學習起來,只求理解,吸收當中有用的招式或想法,因為他沒有時間,他需要管理遠吉殿和兼顧境界的提升,不能夠在每一個小範疇都鑽研下去,而駱嘉怡有很多時間,每天除了照顧四個孩子外,就是修練。駱嘉怡只會選擇有興趣的範疇來學習並深造,憑藉她強大的靈魂以及有《探天卷》的協助,她學習時往往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用花費多久時間就把自己有興趣的體系都一一學習,甚至達至大成,而其中丹修就是修真體系中其中一個已達大成的枝節。

  在一些「有眼光」的修真者眼中,永怡宗只是一頭空有大量金錢堆砌宗門的紙老虎,根本沒有討好的價值,更別說加入,所以駱嘉怡的講道,只吸引到連盆地外圍宗門都懶得收留的修真者參加,當然也有平民想廣闊眼光而前來聽道,畢竟講道是免費的。

  在演講廳內,駱嘉怡端正的坐在上座,下面坐滿了不同的人,有修真者、也有平民。在場的修真者中,最強的不過化神後期。

  「大家好,今天我要講的道是丹,丹修,丹修之道……」

  講道時間不長,也就半個時辰,完成講道後駱嘉怡便回到山巔,去了遠吉塔的頂樓,在頂樓的露台望向龍脈盆地的中心處,彷彿能夠看見獨自打坐的廖永祥。

  「要平安回來啊!」駱嘉怡道。

  講道已完結半個時辰有多,聽道的人都沒有離開,一個都沒有。

  終於有人張開眼,他流了一頭冷汗。「差一點!只差一點!」

  他發狂地奪門而出,跑到演講廳外的招生櫃臺。

  「我要報名!」

  接著,演講廳內的群眾一下子湧了出來,擠滿了招生處。

  「我要報名!」「我要報名!」「我要⋯⋯」

  龍脈盆地中心。

  廖永祥雖被監視,但是仍悄悄布下隔絕感應的禁制,再把盧因石埋藏於地底深處。

  「任務已完成,接著就是逃離了。」廖永祥心想。

  廖永祥想起用天道預視的畫面,笑了一笑,起身往外面走去。他甫踏出中心範圍,十多個身影就從天而降,攔住去路。

  「聶少俠,五天之期尚未屆滿,你要去哪?」無上宗宗主問道。

  「去小解。」廖永祥道。

  所有人眉頭一皺,他們都知道修行者有能力把體內廢物排出消去,需要的話,修行者根本不需要特意排泄。

  「哈哈,那麼聶少俠不如來本宗解決?」無上宗宗主嘴角上揚笑道。

  「我想去哪是我的自由。」說罷,廖永祥無視眾人,負手走去。

  「慢著!別裝傻了,裂縫之內只有你一人歸來,你一定是用了下三濫手法把錢在田殺死!」無上宗宗主咬牙道。

  「查國民實力強大,還持有『五帝葫蘆』,除他以外還有飄渺宗那小子,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絕對也是天縱之才,他們三人不可能全都敗在你手!」開元宗宗主指喝道。

  「對,馬師弟實力比我還高,不可能會敗在你手!」林健威站在父親身旁,義憤填膺道。

  「你們都是這樣做生意的嗎?」廖永祥望著林健威道。

  其他人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停留在林健威的臉上。

  林健威冷笑一聲,道:「我們已經給你了你勝利者的獎勵,至於之後我等龍脈四宗要如何處理你是另一回事,不是同一筆生意。」

  林健威把廖永祥所說的「生意」推到龍脈之戰的優勝者獎品上,成功把買兇殺人一事瞞住。

  廖永祥情不自禁地拍掌。

  「林少宗主,我們一起把這廝留下!」無上宗宗主道。

  「好!一起我上!」林健威先聲奪人,一劍刺出。

  是一把青紅相間的仙劍。

  「可笑,你們幾個自恃神明三階,境界比我高,就想把我圍殺於此地?這就是龍脈四宗?哈哈哈!」廖永祥一邊狂笑,一邊左閃右避。

  「聒噪!」三洞宗宗主一拳轟去。

  廖永祥冷笑一聲,急步後退。

  林寒耀左手捏一法訣,右手長劍青光大作,百道劍影相繼射出。

  「是《飄渺劍影》,大家小心!」林健威邊說邊退。

  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實力,並列為飄渺宗二大法訣的劍修《飄渺劍影》,不是普通劍訣可比,為免被牽涉其中,殃及池魚,眾人隨著林健威後退。

  劍光處處,廖永祥集中精神,盡力閃避。不過幾秒,那百道劍光就通通掃射完。

  《飄渺劍影》之下,鮮有活口,更何況這是出自神明三階的手。

  「呼,幸好沒有事。」廖永祥拍拍灰塵道。

  「結束了。」林健威如鬼魅般出現在廖永祥身後,用青紅鐵劍刺入了廖永祥的胸口。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