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九夢九生九劫苦難

第十八卷 又是飄渺

第二百五十一章 九夢九生九劫苦難

  沒有激烈的反抗,沒有愛恨交纏的死亡考驗,只是單方面的屠殺。除了飄渺宗的兩位,其他人都已變成冰冷的屍體倒在地上,馬良弼師妹全身傷痕,靠在馬良弼身旁,而馬良弼情況亦不比她好多少,整根右手齊肩而斷。

  廖永祥挽朵劍花,把吞天劍上的血水甩掉。

  「你很強。」馬良弼道。

  「是。」

  「可以放過我嗎?」馬良弼衷心問道。

  「不可以。」

  「明白。」

  「怕死嗎?」廖永祥問道。

  「不怕,只怕沒有機會報答師父。」馬良弼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不惜一切都要把他帶回飄渺宗的師父。

  說起師父,廖永祥馬上想起那個蒼老的身影,會心微笑一下。

  「可惜。」

  廖永祥可以選擇不殺馬良弼,反正他已在飄渺宗的修練泉中置入了盧因石,分部的盜脈陣式已設置完成,就算現在逃出裂縫,他也有信心能夠在飄渺宗展開包圍網前逃脫,只要不讓其他人知道他跟永怡宗的關係便可。

  馬良弼的生死就在廖永祥一念之間。

  「我放你走,你也沒有生存的可能。」廖永祥道。

  只要馬良弼不死,林健威一定會用盡辦法弄死他。

  馬良弼瞳孔收縮如針,再仰頭歎一口氣。「可笑的結局,想不到天要亡我。」

  「我可以救你們一命,不過你們終生都不能夠再次踏足修真域,可以嗎?」廖永祥問道。

  「師兄!」師妹抓著她見到的一線生機。

  「我要想一想。」馬良弼用他剩下的手,捏著眉心。

  「五分鐘。」廖永祥右手一鬆,吞天劍就飛入他的納戒裡。

  這五分鐘不單止是要來給馬良弼考慮清楚,更是能夠讓廖永祥好好計劃接下來的行動。廖永祥右手捏了幾個怪異的手印,天道真元力徐徐湧入他的腦海,一段段畫面在他眼前出現。

  ……

  「你不是普通的神明。」

  「……」

  「這就是《九夢九生九……》……」

  ……

  「你們是這樣做生意的嗎?」

  「我不懂你在說甚麼!」

  「給我上!」

  長長的青紅鐵劍,刺入廖永祥的胸口。

  ……

  廖永祥張開眼睛,從播放中的畫面返回現實。

  「你的選擇是?」廖永祥問道。

  「好,拜託你帶我們走。」馬良弼道。

  「很好。」廖永祥右手捏著一點空氣,一個念頭就讓腦海中的順天幣飛了出來,飛到手指之間,他把順天幣掉上半空,隨即有一個無形薄膜包圍著他們三人。「雖然我已改寫了少許無主世界的法則,不過還是要小心一點,接下來你們都不要抵抗。」

  馬良弼點點頭,他清楚知道廖永祥要殺他並不難,並不需要耍手段,於是完全放鬆身體。

  廖永祥眼上各自浮現出運轉中的太極圖。

  「創造世界。」

  一道空間裂痕在馬良弼身前出現,裂痕之中只有毀天滅地的亂流,而亂流之中有一個較為穩定的地方。

  「你們都進去,我待會放你們出來。」

  馬良弼點點頭,牽著師妹的手走進裂縫。

  廖永祥右手一招,把天上的順天幣吸回眼睛中。「接下來輪到解決麻煩的傢伙。」

  就在無主神國只剩下廖永祥一人時,空間出現劇烈波動。

  「原來這就是驅逐的方法,休想。」廖永祥右手連環輕點,一絲絲天道真元力透過空氣飄散,滾滾而來的波動隨即被阻擋在外。

  「還不出來?」廖永祥大喝一聲,一道人影在波動中出現。

  「你不是普通的神明。」虛幻身影用低沉的聲線道。

  「你就是這個空間的主人,是一絲殘念吧?」廖永祥側著頭問道。

  「臭小子,休得無禮!」那絲殘念右手舉起,空間隨之出現變化,部份空間被絞成螺旋狀,如長矛般在天上各處出現,矛尖皆指著立於地上的廖永祥。

  「無禮的是你,不過一絲殘念也敢大放闕詞!」廖永祥再次發動靈異力,這一次只有一條白魚在他的左眼游走。

  圍堵廖永祥的空間螺旋條逐條消失。

  「怎會這樣?這裡可是我的神國,為何你可以……」

  「令你意想不到的事還有更多,你這位『魔修者』竟然如此缺德,不斷吸引修真者進來充當你的糧食,大概是需要大量靈魂作為能量來施展復活功法吧?那麼你的本尊已經殞落?」

  所有在裂縫空間中被殺掉的人,其靈魂不是再墮輪迴,而是被禁錮於此。

  「你怎知道!?」

  「若你馬上把所有受困的靈魂重投輪迴,我可以免你魂飛魄散。」

  「笑話!」殘念的氣息不斷膨脹,是發動了以靈魂作為代價的強化類功法。

  「哼!死性不改!」廖永祥腳下一蹬,右手以劍指刺向殘魂。

  「這裡是我的世界,你以為你可以抵抗我嗎!?」殘念越脹越大,威力大增,空間隨著它的意念而動,變成巨大的漩渦。

  「我早就知你會這樣做,不過有用嗎?」

  廖永祥雙手張開,眼裡各有太極圖在快速轉動,心之力以他作為中心散開,附近的景象隨之而改變。

  「那是甚麼東西?為何我和神國之間的聯繫斷了,這是你的一方世界?」殘念不斷縮小。

  「或許是這個無主神國以往曾遭受過重創,空間本來就已經很不穩定,所以你才要不斷吸食靈魂來穩定空間和增強自己的實力,以圖解除神國的束縛。剛才你調動空間力量的一刻,令到用以穩定空間的能量大減,整個神國都變得更加不穩定。」廖永祥操控著創造世界的效果,把一個屬於他的區域不斷放大,抗衡著無主神國。「若果你不調動力量,我真的無可奈何,不過既然你調動了,那麼你就死定了!」

  廖永祥把殘念拉進創造世界的影響範圍裡,接著憑著一個意念把殘念滅殺。

  殘念消失,空間變成真真正正的無主空間,廖永祥頓時修改空間的法則,把封閉著輪迴的禁制抹除,一道道在空間內飄浮的靈魂解除封鎖,一起飛到外面的現實世界。

  廖永祥看著殘念消失的地方,把殘念掉在地上的一枚納戒吸了過來。他打開了納戒,把裡面的東西都拿了出來。納戒內不外乎是一些丹藥、器具和功法,而其中一本功法吸引了廖永祥的注意。

  廖永祥拿起那卷玉簡,微笑道:「這就是《九夢九生九劫苦難》,殘念的本尊用作製作殘念分靈體的法訣。」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