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龍脈之戰

第十八卷 又是飄渺

第二百四十八章 龍脈之戰

 

  今天就是龍脈之戰的日子,廖永祥出發之前先去找尼古拉拿了一塊他發明的人皮面具,只要配戴上面具,就可以模擬出預設的樣貌,仿真度極高,就算使用探測能力,都不能夠看出破綻。除此之外,廖永祥順便把先前在域界中取得的戰利品,例如龍屍、功法、裝備等等,都交給尼古拉研究,或許會有有趣的新發現。

 

  在龍脈中心處的上空出現一陣波動,一道破開空間的裂縫打開,架在龍脈的正上方。龍脈四宗的宗主一起立於虛空,傲視腳下的龍脈盆地。打算參加或有意旁觀龍脈之戰的人都圍堵在四宗之外的大街小巷,整個龍脈盆地都塞滿了人。

 

  時值正午,日輪居中。

 

  「時間到了,進入龍脈之戰的空間通道將會於四宗之外打開,任何有意參加者請先進入空間,大家切記於空間之內生死有命,若珍惜自己的生命切勿參戰,若參戰了卻感後悔,請馬上弄碎胸口的『扣針』便可脫離。」飄渺宗宗主林寒耀負手道。

 

  林寒耀的聲音不大,不過每個人都聽得很清楚。

 

  廖永祥被人群擠在外面,他遙看飄渺宗前方的空間裂縫,稍為感受到內裡的能量運作。

 

  「是一方世界的感覺,應該是由大能者所開僻的世界,未知那位大能者是否仍然在生呢?」廖永祥心想。

 

  縱不知創造者的生死,廖永祥卻從裂痕中感覺到這個一方世界是無主之物,既是無主之物,就沒有人可以利用一方世界的內裡法則做出抹殺他人的行為,再說他現在還有底牌可以抗衡法則,所以沒有打退堂鼓的打算。

 

  聽到林宗主的一番話,盆地內不少人都磨拳擦掌,爭先恐後的衝入裂縫。

 

  「比賽的勝利條件呢?為何沒有公布?」廖永祥心底裡充滿疑問,不過見到其他人一個接一個的走入裂縫,只好一起走進去。

 

  本來人滿為患的龍脈盆地,只剩下少許帶著好奇心的平民留在大小通道上,其餘的人要不進入了裂縫,要不回到客棧或家中靜候,因為他們都知道龍脈之戰並不是一天半日會有結果。

 

  廖永祥甫穿過裂痕,一團微弱的真元力便在胸前凝聚,接著一面凝實的白玉扣針依附在胸口上,這片白玉之上顯示著一個「零」字。

 

  「是大能者的布置?還是那群宗主佔據了此處後強行改變了法則?」廖永祥摸著胸前的扣針道。

 

  「納命來!」

 

  廖永祥還未弄清情況,背後就有個人提著仙劍急襲而來,他眉頭一皺,左手打個響指,三道青光飄浮而出,青光迎風化圖,三面細如指甲的太極圖組成三角之勢旋轉倒飛,直撞在背後偷襲者的臉門上,把他打得仆倒在地,鼻骨盡碎,斷了好幾顆牙。

 

  「此處沒有被監視的感覺,很好。」廖永祥一腳踏在那人的胸口,右手按在他的額角上。「看來你知道這個遊戲是怎樣玩,讓我翻查看你的記憶吧!」

 

  龍脈之戰是一個生存比賽,每隔數年舉行一次,具體時間是由龍脈四宗共同決定。若要勝出龍脈之戰,就必須把其餘參加者都殺光,而這個空間會因應生存人數而作出改變,不會讓大家在龐大的空間裡漫無目的地搜索敵蹤。

 

  在這個裂痕空間中藏有一位大能者的秘寶和傳承,據說那位大能者在遠古時期的修真域,憑自己的秘法晉身為神明四階,號令整個修真域,然而在一場大戰中被其他域界的大能者圍殺致死,只留下他的神國在修真域,他的神國就是這個空間。

 

  龍脈四宗會以龍脈中心的修練權限來吸引修真者參加龍脈之戰,就是希望動用群眾力量去查出此殘破神國的秘密,或許會找到幫助他們升為四階的方法。

 

  廖永祥雖在偷襲者的記憶中查出這個空間的大概背景,但未能證實龍脈之戰到底是當年的大能者設下,還是由四宗的老傢伙私自改動空間法則所創,不過無改他的決定,他要勝出比賽,在龍脈中心種下盧因石,為修真分部奠下最完美的基礎。

 

  知道了參賽者之間的關係,廖永祥就換上一對拳套,扮演著聶牛的角色。

 

  聶牛當年因奇遇而成為體修修真者,最擅長的戰鬥方式是赤手空拳的肉搏,所以只會使用拳套作為武器,要扮演體修修真者,身懷《八九玄功》的廖永祥絕對是最佳人選。

 

  廖永祥甩甩手腕,看著腳下之人。「你已經沒有用處,逃或死?」

 

  「嗚嗚嗚嗚!!」腳下人滿口鮮血、滿臉淚水的搖著頭。

 

  「那還不快滾?」廖永祥鬆開腳。

 

  「嗚!」那人手腳並用的爬走,很快就消失在廖永祥的視線。

 

  廖永祥讓神識散播開來,卻發現感知能力被不明原因阻隔,在他苦思原因時,背後又迎來一陣破風聲。廖永祥歎一口氣,馬步一轉,使出《幽冥七步》如鬼魅般出現在施襲者的身後,接著左手劍指刺出,穿透了那人的後背。

 

  「都說了放你一馬,為何急於尋死?」

 

  「噗……」去而復返的修真者喉嚨傳出一聲怪響,接著兩眼失焦,全身軟垂,失去了呼吸和心跳。

 

  廖永祥拔出左手,把屍體掉在地上。

 

  「煩人的傢伙……看來此處有法則禁止探索,是四宗所設的限制?」廖永祥心念一動,右手張開,一本虛幻的書卷在手上出現。「既然如此,就看看《探天卷》能否發揮到作用。」

 

  《探天卷》是世上最為神秘的系統之物,它的存在在大陽和大陰次元內不是甚麼秘密,不過它的真正能力卻沒有人能夠清楚了解,現今世界就只有它的掌控者知道《探天卷》是有多可怕的造物。

 

  廖永祥盤膝坐於一棵大樹下,雙目張開卻漫無焦點,如同死人般平靜。良久,一陣微風吹過,廖永祥右手一抄,把地上的《探天卷》收回識海之中。

 

  「完成了,那麼接下來的行動就可以更加快完成。」廖永祥雙手合十,神識散播。

 

  這一次,神識再沒有被不知名的東西阻格,以廖永祥作為圓心散開。有了神識探知,他弄清了附近的情況,就在方圓百里內,已有不下三十位神明,一半以上的神明已經陷入遭遇戰。

 

  廖永祥看看胸口的扣針,發現「零」字變成了「一」字。「是殺敵人數?會不會因應不同的殺敵數而在此處得到不同機遇?若是如此,一方世界的創造者是在鼓勵別人互相殺戮?」

 

  對於一方世界裡的機遇廖永祥沒有多大興趣,他只想完成任務殺死飄渺宗的傢伙,再勝出這場比賽。

 

  「好,走吧,那邊的真元力最為濃郁,應該就是無主神國的中心點。」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