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深入虎穴

第十八卷 又是飄渺

第二百四十六章 深入虎穴

  飄渺宗不愧為龍脈四宗之一,佔地甚廣,就算只站於大門外,也可以感受到濃厚的真元力從宗門內滾滾而出,任何修真者要是有能夠在宗門內修行,進展定會一日千里。龍脈既被四大宗瓜分,修真者們不得不想盡辦法加入四大宗,甚則難以在修行之途走下去。

  貴為四個主宰了修真域的宗門之一,飄渺宗的資源簡直是多得令人髮指。甫踏入大門,便是一望無際的練武場,練武場的盡處是一個接一個的大殿,不少修真者正在練武場中訓練或在大殿中聽課,聲勢浩大。

  廖永祥沒有主動感知,也能夠感應到有不下十位神明二階正位於飄渺宗內,幸好尚未發現有神明三階,還可以勉強隱藏著百練者的身分。

  雖然美其名為上賓,但是自廖永祥進入飄渺宗起,就有四位弟子守在他的四角,一直保持著均速前進,要他按照四人的意思來參觀飄渺宗,要是四人一直護送他直至離開,那麼就不可能找到機會埋下盧因石。

  「先生,接下來我們會帶你去看一看本宗的修行池。」

  「修行池這個名字不錯,勞煩幾位了。」廖永祥以沒有感情的聲線道。

  他們幾個走過幾個大殿,去到一個蒸汽四溢的浴池,飄逸在空中的青氣,竟是濃郁得凝實的真元力。

  「這裡就是本宗的修行池。」

  廖永祥看得兩眼發光,四位弟子看見他的反應頓感自豪,皆因所有受邀前來參觀的人都會被眼前的真元力池所嚇倒,所謂的上賓邀請不過即一種立威的方法,透過展示部分底蘊來抹殺別人反抗的意欲,或藉此招募具有實力的散修。

  「的確不錯,可以入去?」廖永祥微笑問道。

  「入去?」

  「可以嗎?」廖永祥保持微笑。

  可以嗎?眼前的真元力池是連他們四人都沒有資格進去的地方,只有宗門中的長老、核心弟子,有權申請進池,請看清楚,是申請而已,是否批准還是未知之數

  「這個⋯⋯」

  「原來只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地方,罷了,當我沒有問過。」廖永祥聳肩道。

  「先生!這泉又怎會中看不中用?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在泉中得道成神?又有多少神明因它而升階晉級?就算是其餘三宗也沒有布置修行池的技術,所以飄渺宗方才會一直保持著霸主之位!」

  「當然不知道啊!我只是一位散修,喜於戰場修練,若非你們邀請我哪會來此參觀?」廖永祥不屑道。

  四人差點一起吐出一口血,本來用以震懾外人的觀光之旅怎會變成讓人屈悶萬分?

  「讓他進來吧!」泉中傳來男子的聲音。

  「抱歉,我等沒有留意到原來少宗主身在泉水,請原諒我們未有行禮!」四人一起跪在地上。

  「起來吧,修行池的真元力那麼濃郁,你們又怎可能感應到池中有人?」池中有一身影逐漸走近,從青霧中可以看到泉中之人的身材有點肥胖。

  那胖子走出青霧,只圍了一條白巾在下身,他就是飄渺宗的少宗主,也就是宗主的兒子——林健威。

  「是你!?」廖永祥大驚,隨即準備好隨時調動體內所有能量。

  「別緊張,來,一起浸浸泉水,難得再見,不是該好好聚舊嗎?」林健威微笑道。

  「你到底⋯⋯」廖永祥右手虛握,準備好隨時取出破天劍。

  「少宗主?」四位弟子感到詫異。

  「你們四個先退下,此人交給我便行。」林健威揚手道。

  「可是!」

  「聽不清楚我的說話嗎?」林健威掛著和藹的笑容道。

  「是!」

  四人聽令退去,留下廖永祥和林健威。

  「沒有其他人了,你想怎樣?」廖永祥問道。

  「很久沒見了,想不到當年的一位小武者,如今竟然會成為了神明二階,還要大膽到潛入修真域的龍脈四宗。」

  「廢話少說,是否要戰?」廖永祥腳踏弓步,左手並合成劍指,右手做好取劍準備。

  「若是要戰你早就死了,此處可是飄渺宗。」

  廖永祥收起架勢,抱胸而立,冷哼一聲。

  「我想跟你談一門生意。」

  「甚麼生意?」

  「只有你,百練者廖遠吉可以完成的生意。」

  「原來你已經調查過我的背景。」

  「當然,我是個很小心的人,得知有人殺了厲廣行,怎可能不收集情報?只是沒有想過在我苦惱萬分之際,你竟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或許這就是我們的機緣。」林健威依然掛著微笑,好像同門長老被殺跟自己無關似的。

  「你想我幫你做甚麼?」

  「我想你出席十天後的龍脈之戰。」

  十天後就是修真域幾年一度的大事——龍脈之戰,任何人都可以參加十天後的比賽,只要能夠戰到最後,就有資格使用龍脈中心平台五天。

  廖永祥聽了林健威的說話後,眉頭不禁鎖了起來。「你飄渺宗人多勢眾,人才濟濟,要勝出比賽不是難事。」

  「的確不難,而且龍脈之戰是我們的囊中之物,如無意外會是我宗的一位核心弟子必會勝出。」

  「那麼你是想我怎樣做?」

  「殺了他。」林健威握住拳頭,吸一口氣。「礙於同門關係,我不方便對他出手,不過他的存在會影響到我在飄渺宗的地位。」

  「他既是你宗之人,又是修真域的戰士,每一位神明都是域界的重要戰力,為何要趕盡殺絕?」

  「輪不到你粗心,你只需要答我幫還是不幫?」

  「幫。」廖永祥身陷虎穴,根本容不到他選擇,而且從林健威口中得知了這個比賽,就算對方不要求,他都要去謀取此機緣,有甚麼地方好得過在龍脈中心布置盧因石?

  「那就行了,我會幫你安排一個身分,你五天之後去龍脈以西的驚雷宗,我會派人把所有資料交給你。」

  「好。」

  「那麼你要不要試一試泉水?」林健威問道。

  「當然要試試看。」廖永祥微笑道。

  「請。」

  廖永祥右手一揮,換上浴巾,逕直走入泉水。

  「我可以為你再爭取半個時辰時間,當作是部分報酬,事成後我會再給你完整的報酬,你就好好享受吧!」林健威揮揮手,離開了修行池。

  廖永祥坐入泉中,腦內的識海發了狂似的在吸收附近的真元力,與此同時他布下禁制,一枚盧因石悄悄投入湖中,再被魔法壓入比泉底還要深的位置,待盧因石就位後,他不禁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繼續享受真元力充盈的美好時光。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