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又是飄渺

第十八卷 又是飄渺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又是飄渺

  再一次被守衛誤會,廖永祥懶得多作解釋,繼續裝成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帶著其他人逃離傳送陣。

  廖永祥等人一直走,避開飄渺宗往其他方向走去,他們走過山谷、穿過森林、渡過河流,歷盡千辛萬苦,總算離開了傳送陣範圍。

  「我們要找到適合的靈脈,再開山立門。」廖永祥道。

  基於修真者是依靠吸納天地間的真元力來修行,所以靈脈對修真者來說極為重要,若要在修真域設立分部,若要加強修真域成員的修練效果,就必須小心選擇。

  初到修真域,廖永祥一邊探索,一邊用《探天卷》推算修真域的位面結構。原來修真域劃分兩層,低層位面空間較小,能量卻比高層位面多,高層位面反之,是跟武林域不同的設計。

  「我們人生路不熟,先收集情報,最接近的人類氣息就在前面群山之後,別浪費時間了,大家隨我踏劍飛越群山。」廖永祥右手伸出兩指,指著背後的破天劍再往天上揮去,破天劍受到真元力牽引,嗖的一聲奪鞘而出。

  廖永祥曲身一躍,跳到破天劍上。

  駱嘉怡有學過劍修法訣,御劍飛行輕而易舉。

  夢炎、夢魅沒有學過御劍之法,不過夢炎可用神階之能御空而飛,而夢魅雖已達合道,但未充份掌握修真域的「法則」尚未能御空而飛,考慮到御劍比起神階飛行要快,加上夢魅本來就要由人帶同飛行,於是廖永祥和駱嘉怡一人帶一個,四人二劍飛越群山。

  他們才飛了一段小距離,山上就有幾點青光迎面飛來。

  「道友,請停步!」為首之人腳踏仙劍拱手道。

  廖永祥和駱嘉怡停住仙劍,靜候於半空。廖永祥掃視前方四位修真者,沒有開腔。

  「道友你好,我等是飄渺宗弟子,本門正於山後城鎮展開招生大會,方圓百里暫禁飛行。」

  「又是飄渺宗⋯⋯」廖永祥皺了皺眉頭。

  四人大驚,以為眼前大仙將要動怒。

  「道友請息怒,若道友肯行個方便,我可代表師父贈你一件信物,日後道友拜會飄渺宗時,飄渺宗定以上賓款待。」

  打從計劃前往修真域,到進入修真域,每一步都會被拉扯到飄渺宗的身上。

  「是福不是禍,我就收下了。」廖永祥伸出手。

  對方見狀大喜,恭敬地雙手奉上一塊小玉佩,廖永祥稍為感應玉佩,沒有異常發現,於是把它收入納戒,轉身離去。

  「我們去到哪都跟飄渺宗扯上關係。」駱嘉怡道。

  「可以肯定他們一定是一個大宗門,以修真域的位面結構來推測,修真域真正的大宗門應該都會集中在低層位面,而問題是在修真域內還有多少個大宗門。」廖永祥一邊御劍,一邊思考。

  每一個大宗門背後都定必擁有神明三階,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是沒有辦法應付。

  他們漫無目的地飛,好不容易發現了一個小鎮,於是就找個位置降落,打算到小鎮收集情報。

  四人著陸,未有急於入鎮。

  「剛才在半空看到有一條河流橫越了小鎮的中心,河流上架有一條石拱橋,我們各自在小鎮中收集情報,然後再在石拱橋會合。」廖永祥道。

  眾人目標明確,分散開去,入鎮搜索。

  小鎮沒有圍牆,只是一堆建在一起的小屋。小屋多半是以木材建造,款式帶點中原古風的味道,以榫印方式架立大木結構,又以天井採立自然光,外牆統一使用了暗紅色。城中鋪了不規則的石磚路,連繫了河流的兩邊,兩岸則種有一棵又一棵的柳樹,只要有微風吹過,柳枝便迎風擺動,令人感到身心寧靜。

  廖永祥先用神識探知整個小鎮,鎮內竟然沒有半位修真者,或許修真者會出去找尋適合的門派,然後居於山門內修行,不會流落在尋常百姓家。

  廖永祥四處閒逛,走過一間雲吞小店時,見到老闆有點年紀,不過沒有聘請幫手,獨自在店內默默工作。店舖內縱未有客人,老闆亦沒有偷懶休息,仍在準備食材。

  「老闆。」

  「你好,客人多少位?」老闆和藹可親地問道。

  「抱歉。」廖永祥舉起右手打個響指,老闆頓時陷入昏迷,站在原處一動不動,雙目失去焦點。

  廖永祥伸出食指點在老闆的眉心,以靈魂秘法搜索著一切有關修真域的情報。

  修真域最強大的門派共有四個,統稱為「龍脈四宗」,包括廖永祥招惹到的飄渺宗,還有其餘的無上宗、開元宗和三洞宗。所謂的龍脈四宗是來自四個佔據了修真域「龍脈」的龐大宗門,他們瓜分了整個低層位面中最強大的靈脈,以致四大宗的實力遠超所有宗門。

  得到了有用的情報,廖永祥先去到石拱橋等候其他人。

  在相約時間,駱嘉怡等人都來到石拱橋。

  「大家先交換情報。」廖永祥道。

  大家都得到有關於龍脈四宗的情報,除此之外,夢炎從一間旅店中得知,他們身處的小鎮遠離龍脈,不利修行,所以一般來說都不會有修真者在附近停留,夢魅則在馬房中偷聽到有人提起妖獸的事,在各個域界中都有著不同的妖獸,牠們通常受到人類壓迫,難以生存,而修真域中的妖獸被逼遷移到大陸的北方,一片天氣極端、鳥不生蛋的廢土。

  「看來不管是哪個世界,人類都是最為自私的生物。」廖永祥歎了口氣,搖頭走到橋上,看著河流中的魚。「不過換轉角色,妖獸們或許都會這樣做,自私就是生存下去的先決條件吧?」

  最後,駱嘉怡在書店中跟店員聊了幾句,知道修真域中靈脈聚集,形成龍脈,所以除了四大宗外,所有的細小門派都不成氣候。

  「這是最糟的情況,看來我們的計劃需要更改……雖然沒有野外的靈脈,但是我還有幾個方法可以『製造』出合適的地方,只是靈脈如此集中,不管使用哪個方法都要挑選一個接近龍脈的位置。」廖永祥按著太陽穴道。

  「不管了,大家先去龍脈附近看看,或許會有轉機。」說罷,廖永祥就往龍脈的方向走去。

  有了打算,一行人就繼續御劍飛行,前往龍脈。

  修真域,龍脈。

  所謂的龍脈原來不是山脈,而是一整片連綿萬里的平原,若然飛到雲層之上俯瞰,會發現龍脈平原外有一條連成圓圈的萬里山脈,包圍了整個龍脈平原,換句話說,其實整個龍脈平原原來是一個盆地——龍脈盆地。

  「四大宗門瓜分了整個盆地,不過中間地方卻是無主之地。」廖永祥站於某山巔上眺望。「或許可行。」

意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