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者番外篇-《滿月樂園》

我為了增加自己的信徒,以提供更加多的信仰之力,於不同次元中進行了各種計劃。例如在某次元中興建自己的神廟,再在該次元中散布致命病毒,任何人只要走近神廟就能痊癒,以此來製造出我的「神蹟」;我又試過在一個近乎沒有文明發展的部落中,教授他們知識和信仰,在過程中不小心跟其中一名女子發生性行為,並被其他人發現。他們親眼目睹巨龍後,就在部落中建造了一座很巨大的陽具柱,並以祟拜它來表達對我的敬意。

 

今天,我去了一個較為有趣的地方,就是滿月樂園,一個能夠讓所有人發洩自己性慾的地方。

次元:低科技次元(徐丹青出生次元)

時間:201X年

地點:新界區某地底空間

 

滿月樂園是一個有「擲彩虹」、「夾公仔機」、「推銀機」等等設施的遊戲中心,它跟其他遊戲樂園之間最大的分別就是所有獎品都跟「性」有關。

 

在滿月樂園中,所有職員都是女性,她們還會因應顧客嬴取的獎品提供性服務。

 

我走到彩虹池旁,看看玩家們的表現。

 

每個彩虹分為四個區域,由外而來分別是鐵紅色、銅色、銀色、金色,每種顏色對應不同的獎品。擲中鐵紅色可以選擇揉搓職員的胸部、讓職員脫一件衫、緊抱職員等;銅色可以讓職員用手幫忙自慰、法式濕吻等;銀色可以進行口交、乳交、69等;金色可以跟職員性交,甚至中出職員。除了禮物之外,中獎玩家還可以選擇把獎品換成點數存入會員卡中,點數是用來換取一些情趣用品、性服務,甚至連「性奴隸」都可以換取。

 

一位肚滿腸肥的中年男性,手中握著一大袋金幣,他用三根又短又粗的手指夾著金幣,用一個很高的拋物線把金幣拋出,金幣在碰到彩虹池後沒有彈起,只往前順移了大約三厘米。

 

「好可惜啊,揩到金色條邊。」穿著兔女郎的職員把金幣推走。

 

182545ynbwb4iboi8rq9in

 

「屌!咁都唔中。」

 

大叔可真的發怒了,皆因金幣售價昂貴,一百元港幣才能換購一枚。要是你單純想找個女人來發洩性慾,大可以用帶著換金幣的錢去大街小巷,甚至前往中國,找些明碼實價的性工作者,絕對會比滿月樂園便宜得多。

 

縱然大家都明白以上的道理,不過他們就是喜歡來玩,也許男性都喜歡解難的快感,這種快感不能夠用金錢去計算。

 

大叔再拿起一個金幣,他的手法很熟練,繼續使用高拋物線把金幣對準金色區域拋過去。

 

「叮。」金幣越過金色區域,停留在銀色的彩虹上。

 

「恭喜!中咗銀色!!」

 

兔女郎搖動中獎的搖鈴,不少玩家都被鈴聲吸引,轉身看過來。

 

「先生想要禮物定點數?」兔女郎問道。

 

大叔脫下褲子說:「我要你幫我口交。」

 

「需唔需要入房?」

 

「唔需要。」大叔淫笑道。

 

「係嘅先生。」

 

兔女郎按下身旁的召喚按鈕,叫了一位兔女郎來頂替她掃金幣的工作。她跨過獎品架,去到大叔的身前。

 

大叔把褲子解下,露出一條如同一節手指長的小蝦米。兔女郎掛著一個很專業的微笑,用纖細的指頭提起蝦米,然後把蝦米放進口中吸啜。

 

「啊~啊~~」大叔抓著一旁的禮物架,全身顫動不停。

 

大約十秒之後,大叔就忍不住把精液噴出。

 

兔女郎取出一個膠袋,把腥笑之物盡數吐進袋子裡,然後拿出一包漱口水清潔口腔,繼續回去工作。

 

大叔被頂尖的口技所震撼,仍然未能回過神來,他就這樣撐著身體,魂不附體地依在一旁,露出自己的小蝦米。

 

看來大叔的是一位資深玩家,他的每一下擲幣力度都控制得很準確,只是欠缺了一點運氣。

 

除了大叔之外,只剩下一群欠缺技術的初哥在擲彩虹,他們都以為只要把金幣大大力擲進去,憑著反彈就能加強中獎機會,這種想法如同賭徒們覺得連開了十鋪大,下一鋪就一定會開細,完全是沒有理據的感性猜想。

 

我拿起一枚放在褲袋裡的金幣,身為老闆又怎可能沒有金幣傍身?我只用兩根指頭夾在金幣兩旁,右手往前一堆同時放開指頭,金幣以一個完美的拋物線降落在彩虹池上,它往前滑動三毫米的距離,剛好落在金色區域的正中心位置。

 

「鈴鈴鈴鈴鈴!」兔女郎用力的搖動得獎搖鈴。

 

「恭喜你啊先生,中咗金獎,請問你要禮物定點數?」

 

「禮物,我要中出你。」我說。

 

兔女郎點頭,「要唔要入房?」

 

我掃視眾玩家,嘴角上揚道:「唔駛。」

 

兔女郎跨過獎品矮櫃,走到我身前。她拉開了裡下陰處的拉鏈,把下陰露出。我脫下褲子放出巨龍,把她嚇了一跳。

 

「先生……」

 

「嗯?」

 

她臉紅道:「無,可以隨時開始……」

 

她坐上獎品櫃,張開雙腿。

 

我扶著她的腰,在眾人注目的情況下開始抽插。店內的職員都不是人類,有的是羅剎女、有的是吸血鬼、亦有些是惡魔,所以我大可以把巨龍頂到最盡的位置也不怕幹死她們。

 

兔女郎開頭發出職業級的呻吟聲,把在場的男人都弄得起了一個個小帳篷,伴隨著我的猛烈抽插,她不可以再保持原有的虛偽呻吟,變成真正的放浪淫叫。

 

在淫聲和抽插聲下,不少玩家都停下手腳,按捺著心中的淫念。

 

「啊!!!好勁啊!!!」兔女郎放聲大叫。

 

我抓著她的乳房,把腰身挺直,巨龍插入到她子宮的深處,在眾人的熱熾目光下中出了她。

 

她軟趴趴的伏在我身上,我把她抱起交回職員處。

 

「你……你叫咩名?」兔女郎用媚眼看著我。

 

「徐丹青。」

 

「徐……徐丹青!?」

 

她驚呼一聲,就昏倒過去。

 

我被一旁的年輕玩家吸引,他的樣子很毒,那頭泛出頭油的亂髮、格仔長袖襯衣、配上一副黑框眼鏡和一個黑色背包,絕對是一名標準毒男的衣著打扮。

 

毒男手上拿著一袋金幣,大概有五十個左右吧?他走到一檯「夾公仔機」前,認真的注視著。

 

公仔機內放滿了各種可愛的玩偶,每一種玩偶對應著不同的禮物,假若你不想要玩偶的話,也可以用它們來換取點數或是其他「禮物」。

 

毒男喃喃自語:「兩下…或者一下都應該得,兩下即係二百蚊,二百蚊可以夾到一次『中出』……」

 

他一邊說,一邊把金幣投進公仔機內。

 

他沉腰紮馬,把精神集中於機器內的目標,他右手食指按緊「1」鍵,當夾子快將移動到玩偶的時候他就鬆開手。

 

「做咩唔過多少少?」我心中暗想。

 

毒男滿意的輕舔嘴唇,接著按緊「2」鍵讓夾子的左邊鉗剛好停在目標公仔的頭顱上。當他鬆開手,夾子將之而張開下降,夾子的左邊腳準確的插在玩偶的腦袋把玩偶推起,玩偶升起後就失去了支點,滾落中獎區。

 

「Yeah!搞掂!」毒男蹲下身,取出玩偶。

 

他拿著玩偶時整顆臉都變得紅透,一邊在擦鼻子、一邊往換領禮物處走去,也許是馬上就要換取「中出服務」。

 

我走到一旁的職員通道,輸入密碼後進入了店長的房間。

 

……

 

一位戴著紅框眼鏡,穿整齊黑色行政服的女士坐在大班椅上埋頭苦幹。

 

「果子。」我說。

 

「徐大人?」

 

她是高橋南果子,先天神明一階女惡魔,由於基因問題,她的實力就連半神階都不如,在族內受盡歧視,她並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反而嘗試一切的方法來讓自己變強,我受到她堅韌的心影響,把她收為己用。我把她調派到故鄉次元,負責監督滿月樂園的運作。

 

「最近業務點?」

 

「唔錯,持續都有盈利。」

 

「咁『人才』方面呢?」

 

高橋南果子雙手在鍵盤上快速飛舞,輕托眼鏡道:「每個月都有最少有五十人成為信徒,佢哋嘅信仰之力純度唔錯。」

 

「嗯,依個進度都算唔錯,咁我照舊每年年尾都黎將相關人才收入去神國嘅幽禁層度。」

 

「係。」

 

我看看手錶,問道:「係呢?幾時開始大賽?」

 

「暫定於一個月後。」

 

滿月樂園每年都會舉辦一次的大賽,讓玩家之間以不同的遊戲來進行競賽,優勝者將可得到大量點數。

 

「到時我會黎。」

 

「係。」

 

*** 完 ***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