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者番外篇-飢餓的海上豪傑

亞斯塔祿把一枚傳送石拿出,她使用心靈交流:『依一粒係別西卜所在次元嘅傳送石。』

 

我握著傳送石,「放心,我一定會順利完成任務。」

 

亞斯塔祿取出一把雕有蒼蠅腦袋的黑色權杖,『順便幫我將佢交到別西卜手上。』

 

「哦,你竟然搵得到佢把蠅王權杖。」我驚訝的說。

我把蠅王權杖收進神國,「咁我依家出發。」

 

……

 

次元:某低等級次元

地點:黃炎島

時間:巨木曆-7558年

 

我在一個名為黃炎島的小島上空飛行,我使用了特別結界以防止其他生物察覺我的存在。

 

「唔知道依一個世代嘅貪食係咩嘢人呢?」

 

我朝下方的黃炎島飛去……

 

黃炎島,從收集回來的情報得知,這個島上有一片會噴出黃色火焰的區域,所以島上居民就稱小島為黃炎島。

 

依照亞斯塔祿的情報,今個世代的貪食名為風景海,種族為人類,是食慾海賊團的團長。

 

這個低等級次元沒有特別的力量體系,就連熱武器都只是在剛研發的階段,是一個比起我故鄉還要低級的次元。這個世界的居民醉心於刀劍等冷兵器,算是一個朝武功發展的次元,不過要等到他們出現肉身成聖的第一人,恐怕要等上數以萬計的宇宙紀。

 

本來這個次元的居民都居住在一個叫做巨木島的大陸上,巨木島位於世界的中央,是一個巨大島國,然而巨木島卻面臨一個危機,就是人口太多,以致食物嚴重不足。為此,大量居民不惜出海狩獵,甚至成為海賊,只為尋找一線生機,以免餓死街頭。

 

風景海應該已經登上了黃炎島,只要能夠找到他就能夠回去。

 

「別搶我的食物!求求你!救命啊!」

 

有人從兩點鐘方向呼叫,去看看會否碰到風景海吧。

 

……

 

「求求你,不要搶走我的雞蛋!」一位衣服殘舊,滿臉灰燼的少女跪在地上,扯著一位瘦削男人的褲管。

 

男人取出一把彎刀,「別再吵!不然我就殺了你!」

 

少女淚流滿臉,仍然不要命的抓著他的褲管。

 

「找死!」

 

男人手起刀落,刀勢卻在半空被硬生生止住。

 

「這些雞蛋是屬於我的。」

 

一位穿著無袖白色布衣、泥黃色短褲,留了一把及腰長髮的男子,用比他還要高的大刀擋住了男人的彎刀。

 

「是你?」男人驚慌的說。

 

「放下雞蛋,滾。」長髮男子說。

 

「算我倒楣!」

 

男人把手中竹籃交予長髮少年,跌跌碰碰的逃去。

 

少女叩頭道:「多謝先生出手相救!」

 

「你誤會了,我只是想要這些雞蛋。」

 

長髮少年把大刀架在肩上,一手提著竹籃離去。

 

少女悲極生怒,從裙中取出一把小刀,往長髮少年後背刺去。

 

長髮少年放開右手,在肩上的大刀就整把朝下墮去,直接擊在少女的腦袋上。大刀單憑其重量配上自由落下的衝擊力,已經足已把少女的腦袋敲碎,少女毫無懸念地被大刀奪去性命,只剩下一具無頭屍體在地上,一位大好姑娘眨眼間就失去生機。

 

我跟在長髮少年身後,看看他是否就是風景海。

 

長髮少年提著刀和盛滿雞蛋的竹籃,沿著海邊的一條小路一直走。我用結界隔絕自己的氣息,以免被他發現我在跟蹤他。

 

「誰?」他止步問道。

 

他不可能會發現我,那麼是有誰在附近嗎?我用神識慢慢散佈開去,除了在百多米外有些過路的普通人外,壓根兒沒有其他人。

 

「是我多疑了……?」他繼續沿著小路走去。

 

大約五分鐘後,他去到一間小屋外。

 

小屋是以木材製造,看來已經有一定的樓齡,在門外還有一個木架掛著幾串鹹魚,很有漁村的風味。

 

長髮少年把大刀插入泥土中,「老太婆,我搶回來了,快弄給我吃。」

 

一位老態龍鍾的婦人推開木門,慢慢步出。

 

「喔,小伙子,果然能夠拿回來。」

 

「老太婆,別說廢話,快給我弄。」

 

長髮少年把竹籃交到老婦手上,老婦從她佈滿皺眉的臉上辛苦地擠出一個笑臉,緩慢的走到木屋外的灶頭。她把木柴放進去,再用火石點燃起禾草,應該是打算起爐煮食。

 

老婦提起一個看起來比她還要重的鐵鑊,用鐵勺把油平均的撒進鑊中,再把竹籃內的雞蛋取出,如同機器一般在短短三秒間就把十多枚雞蛋破開,落入鑊中。老婦從身上取出一樽香料,把神秘香料混進鑊中,再快速的猛炒幾下。

 

「行了!」

 

老婦鐵勺一提,所有蛋就飛出鑊外,準確跌落在一旁早已放好的木碟上。

 

「可以吃了。」老婦說。

 

長髮少年吞吞口水,在腰帶中取出一根金湯匙,分出半片炒蛋,並一口吞下。

 

「好好食!……剩下半片是你的。」長髮少年說。

 

「你喜歡吃就吃吧。」

 

「真…真的?」

 

「是。」

 

「那我不客氣了。」

 

長髮少年直接拿起木碟,把剩下的蛋都倒進嘴裡,咕嚕一聲嚥下。

 

「我欠你一個恩情。」長髮少年說。

 

老婦微笑搖頭,「沒有,你沒有欠我。」

 

我感覺到有十多個較普通人強的氣息在快速接近,長髮少年好像都察覺到異樣,拔出泥土中的大刀。

 

「老太婆先進去屋子內,飯錢我待會再付。」

 

「不用付我飯錢啦。」

 

「別囉嗦!去!」

 

長髮少年大喝一聲,老婦就逃進屋內。

 

「原來你真的在這裡。」

 

十三位穿著整齊黑色短袖長袍,手握彎刀的男子把小路完全封住。木屋依山而建,換句話說,除了小路外根本沒有退路。

 

「哦,你們是來送食物給我嗎?」長髮少年用肩膀架起大刀,平淡的問道。

 

「你還能那麼輕鬆,果然是食慾海賊團團長……你的手下呢?弓后水明欣、拳獸火傲……」

 

「夠了,別擔心,他們都在船上準備起航,我是自己逃出來的。」

 

黑衣人摀嘴而笑,「那就好了……天助我也!小弟們!今天殺了破艦刀風景海後,我們的彎月海賊團將會名震巨木大陸,說不定朝廷還會對我們招安,能夠成為『巨木護軍』一份子,不用再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

 

「成為朝廷走狗,真的好嗎?」風景海喃喃自語。

 

彎月海賊團的團員緊握彎刀,一同撲往風景海。

 

風景海右肩一托,大刀就往上飛起,往身前擲下。他利用慣性向前方劈出一刀,海賊們好像早就知道風景海的攻擊方式,一同往兩旁閃去,誰知風景海竟然扭動手腕,再往右邊跨出一大步,透過沉腰轉動身體加上左手拍在右手手臂上,刀勢就在半空硬生生改變,由劈轉掃,把逃往右邊的八位海賊攔腰斬死。

 

「殺得一半,殺不了另一半!」

 

就在剩下七人打算乘著風景海招式已老、不能動彈的瞬間施行偷襲時,遠方傳來七道破風聲,七道銀光劃過風景海的後方,朝七位海盜的方向飛去,七位海盜的腦袋上就各自多了兩個血洞。

 

「明欣,不是叫你留在船上的嗎?」

 

在後方山崖上,站著一位衣著性感的姑娘,她有一頭清爽短髮,穿了一件露出肚臍的短袖白衣,配上一條飄逸的紗質長裙,教人心動。她手上拿著一把長弓,看來就是海賊們所說的弓后水明欣吧,要不是她跟風景海有關係,真想和她好好的「交流」一下。

 

「船長你離開太久了。」水明欣冷淡的說。

 

「都怪這老太婆的炒蛋太好吃。」

 

「船長,要出發了。」水明欣語氣中夾雜著不耐煩的態度。

 

風景海嘆了口氣,「好吧,走就走。」

 

「老太婆,你的炒蛋很好吃,飯錢我就放在這處。」

 

風景海把幾枚金幣放在灶頭旁,然後提起大刀離去。我緊隨其後,解除結界。

 

「是誰!」

 

他在我解除結界的瞬間,風景海就用左手拍在刀柄末處,刀鋒就像子彈般刺往我的臉門,我伸出兩根指頭把刀尖夾緊。

 

我使用心靈交流:『唔駛緊張,只係有人要我將啲嘢交比你。』

 

我取出白玉瓶子,把別西卜的三成靈魂強行注入風景海的體內。

 

風景海在注射靈魂之後,馬上開始抽搐,他倒臥在地滾動不停,滿身通紅,牙關咬緊。

 

我把蠅王權杖放在他身上,為免他被別人奪去權杖,我還多施加了一重禁制,使權杖只能為他所用,並且不會掉失。

 

「很快我們就會再見。」

 

……

 

大陰次元。

 

「亞斯塔祿,我已經將所有嘢交哂比佢。」

 

亞斯塔祿微笑,『多謝你。』

 

貪食已經在成長的路上,只剩下暴怒、懶惰……

 

*** 完 ***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