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者番外篇-貪婪的英雄

地點:香港,旺角。

時間:2014年10月某日

 

還記得當年我還是人類的時候,從來都沒有看過如此有趣的現象。在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上竟然沒有車輛,還有不少市民在放下帳篷或物資等在馬路上,把整條馬路經營得像一個基地似的。

 

不少路人在馬路上停留或閒逛,也有些人把這處當作景點,在拍照留念。警察們三至五人一組,在遠處戒備。有些路人在互相對罵,不少人都是不會說廣東話的中國人,他們不少更戴著帽子,是來旅行時順便來參加佔領運動嗎?

這裡是旺角,是雨傘革命的其中一個據點。

 

我今天來不是為了湊熱鬧,老實說,我已經身為神階,哪有空去管一個低等級次元中一個地區的事?

 

我在佔領區附近遊蕩,看到在朗豪坊對出位置出現大騷亂,幾個少女被一群中國藉男子包圍,在中國藉男子群之外有不少香港人在叫罵,命令中國藉男子們把女生釋放。

 

中國藉男子們拿著生果刀,手無寸鐵的香港人只能夠在保持距離的情況下叫罵。

 

一個身影突然衝進去,他擋在女生們的身前。

 

那個人穿了黑色皮制外套配上白色襯衣,瘦長的腳配上黑色長褲和黑色皮制長靴,頭上還戴著一頂黑色紳士帽。

 

「你哋依班人竟然害傷幾個弱質纖纖嘅女士?每個人放低自己個銀包我就饒恕你哋今日嘅罪!」那人說。

 

中國藉男子沒有理會他,握著生果刀朝那人的身上胡亂揮舞,中國藉男子們都知道,只要嚇一嚇他,他自然會走。誰知他們的如意算盤沒有打響,那人以準確的切入點欺身進入某中國藉男子的三步範圍內,右手輕點中國藉男子的手肘,中國藉男子就消失不見。

 

「你哋要放低銀包?定係要死。」

 

這個時候在一旁看戲的香港人開始熱烈談論。

 

「係佢啊!係嗰個英雄啊!」

 

「英雄?賊仔下話,佢次次出場都要搶人錢。」

 

「唔好亂講啊,唔係佢一陣間走過黎搶埋你嗰份嫁。」

 

「不過我鍾意雨傘俠多啲。」

 

「哼,你哋人識咩啊,雨傘俠出手咁輕……緊係佢似英雄多啲啦,遇惡即斬!」

 

「佢好似叫做『一方帝皇』?」

 

「佢係咁樣叫自己。」

 

……

 

一方帝皇每踏出一步,中國藉男子們就退後一步。

 

「要錢?定係要命?」一方帝皇問道。

 

中國藉男子們互相對望,咬緊牙關一起攻去。

 

一方帝皇仰天大笑,手上突然多了一把手槍。

 

「愚蠢。」

 

一方帝皇扣動扳機,每一發子彈都準確的射中他們的額頭,例無虛發。

 

轉眼間,地上就多了七具屍體,他把手槍收起,慢慢走近屍身。他輕點屍身,每當他的手碰到屍體,屍體就會被弄得消失不見。

 

圍觀的人早就被槍聲嚇跑,朝四方八面逃去,只剩下我一人站在這裡。

 

警察聞聲而至,各人拿著盾牌、手槍,把我和一方帝皇包圍。

 

「係你?點解你係度?」一方帝皇問道。

 

「黎探下你囉,同埋有啲嘢比你。」我笑著說。

 

一方帝皇咧嘴而笑,「係唔係有咩寶物?」

 

「唔係。」

 

「嘖,咁有乜用?」

 

「你哋兩個放低武器!舉高雙手!」警察用揚聲器說。

 

一方帝皇為手槍換上子彈,「依班人好煩。」

 

「點解你唔用心之力?」

 

「心之力?哈,畀先生封印咗,佢話我太依賴心之力,會好難成長。」

 

「先生……」

 

先生難道真的不怕我們成長後會破壞世界?雖然他為了真正脫離掌控,需要把我們提升到神階實力,不過有必要完全回復到上一世代的巔峰實力嗎?他應該早有對策,沒錯,只有這個可能性才說得通,不過每論他有甚麼對策,我們都要發動滅世連鎖,爭一線生機。

 

「快啲放低武器!如果唔係我哋就會開槍!」警察繼續用揚聲器說。

 

「去死啦!」一方帝皇右手平舉。

 

我按下他的手,「等我黎。」

 

我掃視眾人,他們的眼睛頓時變得空洞,然後把槍口對準自己的太陽穴,一同扣下扳機,所有警察圍著我們用自己的手槍自殺,血花四濺,他們就變成一具具沒有生命的肉塊,軟趴趴的伏在地上。

 

「同我入去一方世界,話我知你想送乜嘢比我。」

 

一方帝皇抓著我的手,然後我感覺到眼花撩亂,我跟他就出現在一個瑰麗的宮殿內。

 

我環視四周,「先生解除咗限制,比你隨意咁用一方世界戒指?」

 

一方帝皇說:「都算係嘅,而且仲叫我用『一方帝皇』依個名黎做英雄稱號。」

 

「英雄?噗……」我忍不住竊笑。

 

「……你叫返我全名就得。」他好像有點不快。

 

「係嘅,尚夏佐。」

 

我取出一枚黑玉,是我煉製的定位玉牌,只要使用者把它捏碎,就會開啟一個空間通道把我傳送過去。

 

「依塊黑玉比你,係我煉製嘅黑玉。」

 

「哼,有乜用?我都唔會需要你救我。」

 

「或者你第時會用得著。」

 

一個中國藉男子瑟縮在一旁,他就是第一個出刀然後被收進一方世界的人。

 

「我搞掂埋佢先。」尚夏佐說。

 

尚夏佐走近那人,「你好大膽,竟然夠膽傷害我?」

 

「大哥,饒命啊,我們只是收了錢才來啊,而且我也沒有傷害到你……」

 

「夠。」

 

尚夏佐負手而立,右手緩緩伸出,指著天上,「帝皇說要有火。」

 

『就有火。』一莊嚴之聲響徹雲霄。

 

就在莊嚴之聲消失的瞬間,那個中國藉男子全身燃起火焰,轉眼間就變成一個火人。火人馬上往四處奔跑,掙扎求生,他的舉動卻無阻火焰的無情,轉眼間就化作一件黑炭,倒臥在地。

 

「帝皇說要有風。」

 

『就有風。』

 

一個龍捲風在黑炭的上方出現,龍捲風快速捲動,把黑炭攪成炭碎,再吸出宮殿之外。

 

我右手輕搔下巴,「依個係先生落嘅限制?」

 

「無錯,我只可以發動有限能力,而且一定要完整咁講出『帝皇說要有』先可以發動。」

 

「咁遇到神階生物。」

 

「單靠一方世界戒,就只有死路一條。」尚夏佐笑著說。

 

「咁你比先生封印咗心之力,未變到同普通人一樣?」

 

「無錯,為咗補償自己嘅不足,我不停咁製造高科技產物。」

 

尚夏佐拿出一個膠囊,他把膠囊掉往大殿中間,一個高十米的機械人就出現在我們眼前。

 

「依部機械人係我用一方世界入面嘅資源製造出黎,佢可以係深海、宇宙等極端區域自由活動。」

 

尚夏佐輕拍左手前臂,他的左手袖中就有一把銀白色、似刀又似長槍的東西伸出來。

 

「依把係劍槍,可以射出十發半神階威力嘅子彈。」

 

「你又做返老本行。」

 

尚夏佐聳聳肩膀,「無辦法。」

 

上一個世代的七大魔王中,阿薩謝爾經常研發出高科技產物,衪對於科技產物有著一種旁人難以明白的執著。

 

我取出一張提款卡,「我之前係依個世界入面得到嘅所有錢,都存放咗係依張卡入面,佢對我已經無用,你用得著就拎去。」

 

尚夏佐一手把我的提款卡搶去,「用得著,用得著,有咗佢我就可以買多啲原料返黎……」

 

我取出傳送石,「要交比你嘅已經比曬你,如果需要聯絡我就用黑玉。」

 

黑玉另一個用途就是能夠進行跨次元的通訊。

 

「無問題。」尚夏佐在仔細的看著提款卡說。

 

我發動傳送石,回去大陰次元。

 

** 嗜血者番外篇-貪婪的英雄 完 **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