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者番外篇-初為人父(二)

日本,東京。

 

我把神識完全覆蓋日本,眨眼間就發現到七悅異逸的位置,我往前輕踏一步,以「高維度移動方式」瞬間出現在七悅異逸身旁。

 

七悅異逸躲在一棵樹上,前方是一座老舊的日式廟宇。

 

「徐先生?」

我用神識在我們身旁張開一個結界,只要未達到神明三階的生物都不可能探知到我們的存在。

 

「咩嘢情況?」

 

七悅異逸輕聲道:「三個月前某一日,有一位陰陽師黎到西貢基地,我為免比佢發現基地,就將佢引走。過程中仲同佢交咗幾次手,最後一次我把握到佢嘅一個小錯誤將佢殺死,點知就招惹到更加多陰陽師黎,於是我就光明正大黎到日本,引開佢哋。」

 

雖然阿修羅一族打算利用我以保他們永遠傳承,而我亦很討厭他們這種手法,但是我看得出七悅異逸是真心幫助我,若不是他的一片真心,我自然不願與阿修羅交好。

 

「唔駛理會佢哋,我先接你入神國。」

 

我右手輕拍在他肩上,他就和我一同進入神國。

 

神國,主堡花園。

 

「依度係!?」

 

我右手輕揚,在花園外有一座獨立屋從地底冒起,「依度係我嘅神國,嗰間屋係比你住嘅。」

 

七悅異逸神情緊張的問道:「你已經成為神階?」

 

我點頭,不再抑制神階氣息。神明五階氣息洶湧而出,在我身前的七悅異逸首當其衝,背脊朝天的伏在地上,我隨即收起威壓。

 

七悅異逸爬起身,「徐先生!你可唔可以接埋我女朋友黎?」

 

「佢係阿修羅王度?」

 

「係!」

 

我皺起眉,「但係我唔想去大陽次元。」

 

畢竟,那邊有不少敵人,算是敵人的陣營。

 

七悅異逸低下頭,緊握雙拳,「真係無方法帶到佢返黎我身邊……」

 

看見七悅異逸哀傷的表情,讓我憶起失去小美時,那段痛不欲生的日子。

 

情,為何物?

 

我輕嘆一口氣,負手而立,「我會去大陽次元一趟。」

 

「徐先生……你?」

 

我張開右手,「就當係你幫我保護佢哋(奴僕)嘅報酬。」

 

七悅異逸雙膝下跪,叩了五個響頭,「多謝你!!」

 

我右手輕抬,隔空把他扶起,奸笑道:「唔駛多謝我,我本身都要去一趟,就順手幫下你。」

 

這當然是謊話,我不想七悅異逸過於感激我。

 

要去大陽次元,就要有刻印了大陽次元的傳送石,我記得亞巴頓曾經拿到過一顆,並把它儲放在大陰次元的「冥府」之內。

 

我退出神國,使用傳送石回去大陰次元。

 

「尤利西斯、莫伊拉,你哋有冇大陽次元嘅傳送石?」

 

「無。」

 

不出我所料,他們手上都沒有大陽次元傳送石,既然如此,只好親身去冥府區域一趟。

 

「你哋兩個有冇徵召到兵馬?」我問道。

 

尤利西斯抱拳道:「大人,我哋將消息散布出去無耐,仲未有回應。」

 

「好,咁你哋兩個先進入我嘅神國,召兵一事遲啲先再作打算。」

 

「係!」

 

我右手輕拍尤利西斯和莫伊拉的腹部,他們二人就消失不見。

 

我穿起一套青綠色長袍,戴起血面具,「跟住就可以去冥府。」

 

大陰次元是一個很龐大的次元,它分開為一個個區域,有冥府、十八層地獄、六道輪迴等,每一個區域都有著自己的域主,所謂的域主不過是一個虛名,就像我的領地範圍所在,亦有其所屬的域主,不過那個域主哪敢干涉我的事?

 

我以全速飛行,經過了好幾個區域,到達了冥府的邊緣,是一條漆黑色、沒有盡頭的河流。

 

冥府是一個很有趣的區域,要進入冥府就不能夠直接飛或是走進去,必定要透過特別的方法。

 

一個全身綠色,又高又瘦的人出現在河的對岸。

 

「冥王歐西里斯,做乜主動出黎迎接我,你叫我點好意思啊?」我談笑風生,神情輕鬆。

 

歐西里斯用他那對完全沒有生氣的眼睛看著我,他緩緩張口,然後合上。

 

「有嘢你就講。」我不耐煩的說。

 

歐西里斯把字一個接一個的吐出,「你,不,可,以,進,入。」

 

「點解唔可以?」

 

「你,不,是,死,人。」

 

「哼,我要拎返自己嘅嘢,你以為你可以阻到我咩?」

 

我雙手張開,青袍揚起,胸前出現一個空間洞。

 

「毀滅蝗災。」

 

巨蝗從我胸口飛出,當它們飛過黑河時,就像被無形的手拉扯著,盡數掉進黑河之中。

 

「依條冥河果然好麻煩。」我咬牙道。

 

我取出毒針長矛,「不過都係阻我唔到!」

 

我發動獸化,右手握著長矛往前方虛位刺出,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由矛尖發出,擊出一道真空通道,我雙腳用力一蹬,背後掀起一個巨大音爆,穿過直空通道急衝而去,然後出現在歐西里斯身旁。

 

歐西里斯舉起拳頭,朝我身上擊來,我左手食指點出,跟他的拳頭相碰。

 

歐西里斯的拳頭被我止住,「你,很,強,大。」

 

「我只係要拎返一粒傳送石,你唔好係度阻頭阻勢。」

 

歐西里斯收起拳頭,「取,完,便,走。」

 

我抱腹大笑,「哈哈哈!邊個會咁白痴想留係依個充滿屍臭嘅地方?或者別西卜會幾鍾意嘅……」

 

歐西里斯眼見不能阻止我,於是沒有多作阻撓,靜靜消失。

 

我依據巴亞頓的記憶,去到冥府內的一座死火山,並在火山口內找到一個施了禁制的箱子。

 

我拿起箱子,右手輕點寶箱幾處,寶箱的蓋子立刻打開,一枚藍色寶石安放在箱子之內。

 

我拿起傳送石,囅然而笑。

 

「好,可以去大陽次元。」

 

我握實傳送石,用心之力發動傳送石效果,前往大陽次元。

 

大陽次元,須彌山西面的西牛賀洲。

 

須彌山的域主為帝釋天,也就是阿修羅的敵人,他們之間的戰爭只因為兩神之間相互妒忌。帝釋天妒忌阿修羅擁有美女,阿修羅妒忌帝釋天擁有美食,戰爭因此而起,就是這樣簡單的理由。

 

西牛賀洲,一個巨大湖泊外。

 

這個巨大湖泊,稱之為海亦不過份,就算我全力飛行,也花了兩小時時間才去到湖中心的通天巨島。這種巨島就像一座通天塔,或是應該叫它做通天柱比較恰當。

 

身為神階,當然能夠使用縮地一類技巧來進行「高維度移動」,不過在大陽、大陰次元大,每個區域都有著各種禁制,一不小心就會受到災難性的攻擊,就好像阿修羅的湖泊,只要你在湖泊範圍使用高維度移動,就會受到歷代阿修羅王所有疊加起來的禁制攻擊,就算是我都未必一定吃得消。

 

我進入通天柱,往最高的樓層前進。

 

在通天柱內,就像是另一個世界似的,有著大小城鎮,很多阿修羅的族人在居住,不過在較低層位置都只是一些實力很低(大概只有第三至第二代傳說生物水平)的族人,這些族人的存在或多或少就是為了提供信仰之力予阿修羅王。

 

阿修羅的女性果然很艷美動人,難怪帝釋天會為了她們而率領天人大動干戈。

 

我走到一位女阿修羅族人的身前,這位女阿修羅穿了一套白紗連身裙,裙腳去到大腿中間位置,把一對白滑玉腿表露無遺,在她上圍之處,是兩團讓人難以掌握的肉球,配合起那條纖細蠻腰,真教人難以忍受。

 

我揚起青袍,解除下身的血甲,露出巨龍。

 

「你過黎幫我。」與此同時,我釋放出神明三階的氣息。

 

女阿修羅知道我乃是神階生物,她不敢反抗,雙眼通紅的走到我懷中。

 

我右手抓在她的白紗上,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把她的白紗連身裙撕開,露出一具令人驚歎不已的完美身段。我雙手握在她的肉球上,好好感受這種軟綿綿的溫暖。

 

路人開始包圍過來,把我們圍起來,不過他們沒有起哄、沒有作出干擾。

 

女阿修羅的臉頰通紅,我按在她肩上,叫她蹲下,再把巨龍放到她的唇邊,她微微點頭,張開小口把巨龍含進去。

 

她一邊幫我口交,一邊被圍觀的人指指點點,淚水就忍不住從她眼角落下。

 

……

 

我右手放在她後枕上,加速她的口部套弄,把腥臭白液盡數傾注進去她的櫻桃小口中。

 

「你服侍得我唔錯。」我右手輕拍她的小腹,她就被我收進神國。

 

我重新凝聚出下身血甲,就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繼續上路。路人們見到女阿修羅消失,只是傳出了一聲驚嘆,就如潮水散去。

 

半小時後,我經過曲折的通道來到四位阿修羅王的禁區,在途中我還帶走了好幾個阿修羅女,享用完她們後就把她們放進神國。

 

婆稚,佉羅騫馱,毗摩質多羅,羅侯。」我高聲呼喊出四位阿修羅王的名字。

 

一陣空間波動,四個巨人就在我眼前出現,在他們前面看來,我就像一頭螞蟻般細小。

 

「我想同你哋要一個人。」

 

婆稚阿修羅王瞬間縮小,變成和我相約的高度,「你想要那名羅剎女?」

 

我笑說:「果然係阿修羅軍嘅統領,咁快知道我想點。」

 

「既然色慾大人想要一個女人,吾等定當配合。」

 

婆稚阿修羅王輕打一個響指,一個羅剎女就在他身邊出現,我一眼就認出她就是七悅異逸的女朋友。

 

「咁我就帶走佢啦。」

 

「若然色慾大人想帶走佢,就先要答我一個問題。」婆稚阿修羅王閉目問道。

 

「請問。」

 

婆稚阿修羅王張眼問道:「徐丹青,你是否會發動滅世連鎖?」

 

「你早知答案,又何必問我?」我右手搭在羅剎女的肩膀上,淡然道。

 

婆稚阿修羅王微笑說:「阿修羅一族不會獨善其身,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我咧嘴而笑,「當然。」

 

羅剎女被我收進神國,我取出大陰次元的傳送石,「我哋就係不久嘅將來再見。」

 

說罷,我發動傳送石回去大陰次元領地。

 

神國內,我坐在城堡的頂端,看著我一手製造的國度。

 

「阿修羅一族已經表明會支持我,跟住落黎係唔係要再拉攏其他種族?」

 

**番外篇-初為人父 完 **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