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新月之夜

第一章 百鬼夜行

第八回 新月之夜

 

新月,是月亮的其中一個狀態。古時就有很多詩人以月為題,作出多首流芳萬世的佳作,其中水調歌頭中的兩句「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更是廣為世人知悉。

 

月有陰晴圓缺,看著月亮由盈轉虧,由虧轉盈,正好反映著世間萬物皆有循環,世間萬物皆不會永恆不變,此為無常。

 

一個充滿詩意的晚上,卻有兩人充滿著殺意站在黑夜的懷抱內。

「你這傢伙!要不是我翻查伏魔書,根本就不知道咒怨草的特性!」駱靜靈氣憤的說。

 

廖遠吉嘆了口氣,「先別氣,我說了我會解決它,你幹嘛這麼生氣。」

 

「怎可能不生氣!你明知道我當天沒有成功消滅咒怨草,還不提醒我!」

 

「因為……這件事本來就是由於我的錯誤估計引起,要不是我低估了它就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所以我想自己親手來處理。」

 

「你這傢伙!」

 

廖遠吉拿出一本古老的書本,「好了,別再吵了,快到子時。」

 

咒怨草,一種透過吸食生物來快速長大的植物,它的種子是透過百位死於非命的人類血液混合而成,發芽後再透過吸食人類來進行變異,當它成功進入最終階段,無論有否消滅它的主體,它都會在下一個新月之夜開花,並引發百鬼夜行。

 

廖遠吉戴著一條水藍色晶石項鍊,水藍晶石經過淨化後,變成一個魔力增幅裝置,能夠有限度提升配戴者的魔力,廖遠吉更帶同古魔法典籍前來,它記載了很多古老的魔法,這些古老魔法的複雜程度絕非能夠單以人腦就可以記下,所以古時候的魔法使都會在重要關頭帶上它。

 

廖遠吉為了今夜一戰,可說是做了很多準備。

 

駱靜靈明白到百鬼夜行的恐怖之處,她穿了一身標準陰陽師服裝,該服裝內藏有大大小小的陰陽師法寶,陰陽師服更受過各代陰陽師加持,能夠抵擋大部份惡鬼的攻擊。

 

「上了。」說罷,廖遠吉就往操場角落走過去。

 

就在廖遠吉踏入操場之際,他就感覺到自己彷如身處海中心似的,周圍的空氣都變得黏稠。

 

廖遠吉口中默念咒文,一道烈火從他的腳邊湧出,烈火把他整個人包圍起來,待烈火焰熄滅後,那種黏稠的感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隻隻樣貌恐怖的鬼魂從操場地下冒出,有的斷手、有的沒腳、有的頭顱只剩下一半,樣貌盡是猙獰,隱約間從這堆鬼魂中看見那幾個失蹤學生的身影。

 

「百鬼夜行開始了。」廖遠吉鎮定的說。

 

『受!死!吧!』所有鬼魂同時大叫。

 

鬼魂們一一變得紅色,失去了的肢體盡皆復原,變成完整的惡靈。

 

「啊!!!」廖遠吉突然大叫。

 

廖遠吉雙手蓋著耳朵,整個人跪下來,惡靈們乘這空檔一起襲向他。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一道肉眼可見的光壁出現在廖遠吉的身上,惡靈們都沒能夠碰到他分毫。

 

廖遠吉本受到惡靈的負面悲鳴攻擊,思想堪入崩潰邊緣,在緊急關頭駱靜靈使用了「九字護身法」保護了他。

 

九字護身法本是道家和兵家之秘術,要不是駱靜靈所屬的流派廣集中國各家之大成,身為陰陽師的她不一定會這種護身法。

 

廖遠吉喘著氣說:「謝謝……」

 

駱靜靈說:「我不是想救你,只是它們數目太多,我需要你幫忙。」

 

廖遠吉笑了笑就站起來,他眼神變得銳利,整個操場出現了一個極為龐大的魔法陣。

 

「古魔法-所羅門制裁!」

 

天上降下金色的耀眼光芒,惡靈們在強光下顯得極為辛苦,當中怨念不足的惡靈更是直接魂飛魄散。

 

「快!我撐不了多久!」廖遠吉大喊。

 

駱靜靈點頭,雙手各拿著兩面畫著太極圖案的旗幟。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