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靈魂搶奪戰

第三章 皇族繼承人

第二十八回 靈魂搶奪戰

 

眾人跟隨標童,去到一棵大榕樹之下。

 

廖遠吉說:「聽聞榕樹之下都住著很多靈體。」

 

王若琴點頭道:「對,有一段時間我也住過榕樹下。」

 

王若琴的說話可真有說服力。

許覓竹說:「駱靜靈,快準備通往靈界的路。」

 

「好!」

 

駱靜靈拿出四面陰陽旗,把旗桿插在正東、正南、正西、正北四個方位上,其中西方旗比其餘三枝長得多,此陣目的正是打開通往西方極樂世界的道路。

 

「開!」

 

駱靜靈大喝一聲,四面旗幟無風自動,四周開始捲起一陣陣寒風。

 

王若琴說:「這風是……陰間的風。」

 

廖遠吉不受控的顫抖,就像被放進一個冷藏庫內。

 

標童看著榕樹下的一個樹洞,眾人也不受控的看著那一個洞。一股強大的吸力從樹洞而出,標童首當其衝被吸了進去,其餘的人也難以抵抗樹洞的吸力,通通都被吸到樹洞之內……

 

「這裡是……」駱靜靈按著左邊的肩膀,大約是在墜地時候所傷。

 

「是陰間。」王若琴說。

 

標童盯著前方不動。

 

「快叫標童帶領我們去找皇如凡。」許覓竹說。

 

「嗯!標童,快去找氣味的主人!」

 

標童再次一枝箭似的「標」了出去。

 

標童一直跑、一直跑,直至跑到一條橋的旁邊才停下來。

 

「皇如凡!皇如凡你在哪??」駱靜靈大喊。

 

許覓竹環顧四周,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邊!」

 

許覓竹幾個踏步就跳到河的對岸,一手抓在那身影的身上。

 

突然一個巨錘從後方襲向許覓竹,許覓竹放開手往左側一滾,躲開了突如其來的攻擊。

 

『凡人馬上離開陰曹地府!』

 

「是鬼差。」駱靜靈看出那人就是陰間裡無處不在的鬼差。

 

許覓竹說:「我只是要帶走這個靈魂!」

 

『凡是到達此地的靈魂皆是陽壽已盡,凡人豈敢擾亂天道!』

 

「那只有硬搶。」許覓竹說。

 

許覓竹取出兩把斧頭,雙眼盯著眼前的鬼差。

 

鬼差身高足足有四米多,面色慘白,身上穿著一套純白布衣,手上握著一把比許覓竹還要高的巨錘。

 

『凡人受死!』

 

鬼差單是拿起巨錘之勢,已把四周沙塵揚起,未待他敲下巨錘的瞬間,許覓竹突進到鬼差胯下盲點,雙手各自往鬼差雙腳跟部砍下去。誰知鬼差就有如一早知道他的攻擊軌道,雙腳一跳,輕易躲開兩斧攻擊,許覓竹冷不防鬼差的極速反應,頓時進入硬直狀態,雙腳就像鎖住一樣,不能活動,這就是當肉體趕不上思考時所產生的空隙吧。

 

鬼差借其升空之勢,把勢能都加上巨錘的攻擊上,往許覓竹頭上狠狠敲下去。

 

王若琴見狀使用鬼步,突然出現在許覓竹的身邊,她抽取鬼力,製造一道厚厚的牆壁在兩人的上方。

 

鬼差的巨錘並沒有因王若琴的出現而慢下來,巨錘敲在牆壁之上,牆壁一下就被破壞。

 

「躲開!讓我來!」

 

駱靜靈拿出一把新的武器,一把長度足足有十米高的長矛。

 

『這武器……你是陰陽師?』

 

駱靜靈用矛刺穿鬼差的胸口,「正是!」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