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破陣?

第四章 黑夜中的獵人

第三十八回 破陣?

 

黃衣人見狀大驚,他們知道眼前陣法之奧妙,能夠使皇如凡在最快三分鐘內成就天子之骸。

 

「可惡!炎魔,快去破陣!」

 

炎魔長吼一聲,舉步往大陣衝去,牠還沒踏出三步,就被一人拉著牠的後腿。

 

「你忘了我嗎?」

 

那人正是負責牽制炎魔的廖遠吉。

 

「讓我們在水牢內切磋吧。」

說罷,廖遠吉口中詠讀咒文,廖遠吉與炎魔之間出現大量憑空出現的水滴,水滴互相吸引、融合,變成一個直徑有十米的巨大水球,把廖遠吉與炎魔一同困在水球內。

 

被水牢所包圍,炎魔身上的火焰並沒有減弱,廖遠吉身上的薄薄火焰同樣也沒有減弱。

 

「就算在水中,煉獄之炎也不會受到多大影響,不過仍然會受到一定的牽制。」廖遠吉心想。

 

「炎魔!」黃衣人大叫。

 

炎魔極力想逃出水牢,可是每當牠踏前一步,水牢就跟牠一同移動,活像一件水造的外衣,把牠緊緊的套著。

 

「極地冰封!!」廖遠吉大喝。

 

突然,水牢的氣溫急降,水開始慢慢變成冰,炎魔與廖遠吉一起被巨冰急凍,不再動彈。

 

「竟然使用這種招數來困住炎魔?可惡!」

 

「別慌,由我們自己來破陣!」

 

兩名黃衣人拿出不同武器,一人拿著一丈長矛,另一人拿著兩把彎刀。

 

與此同時,王若琴與許覓竹各自用瞬步及縮地法走到兩名黃衣人的身前。

 

王若琴說:「你們二人別想走前半步。」

 

黃衣人大笑,「哈哈哈,就憑你們?」

 

黃衣人揮動長矛,矛身竟像鞭子一樣柔軟,以極為惡毒的角度攻往王若琴的死角,王若琴看也不看,就往左方踏出兩步,再往後方退個五步,長矛頓時打空。

 

「嗯?看來有點門道。」

 

另一黃衣人以雙刀分別攻往許覓竹的左右,直指後者身上各大要穴,其攻勢配合了陰陽五行方位,所攻之處皆為要穴,就算用手指刺中要穴也能使人重傷,更不用說用雙刀狠狠插下去。許覓竹自背後拿出兩把彎刀,刀子外形竟與黃衣人所用的武器一模一樣,四把彎刀碰在一起,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聲音。

 

「你怎麼會有乾坤雙刀?」

 

「哼。」許覓竹冷笑一聲。

 

巨大冰塊中有一點異動,冰塊開始產生一條條巨大的裂痕,炎魔竟然憑蠻力強行破陣。

 

廖遠吉也預計到單憑一塊巨冰,難以封住遠古巨獸的活動,他這樣做只是為了增取一點時間,讓他的術式能夠有足夠時間做好準備。

 

冰塊破開,炎魔對天長吼,把被困在冰中的一口怨氣發出,恐怖的魔性氣息頓時充斥方圓三里之內。

 

「炎魔,你還是乖乖投降,否則將會灰飛煙滅。」廖遠吉說。

 

廖遠吉身上出現很多像是刺青的光紋,把整個人由頭頂至腳底都覆蓋著。廖遠吉右手一舉,竟然引來天上九重天雷,天雷撕破長空,停留在他右手指上。

 

「九重天雷降神。」

 

說罷,指頭一個雷球,變回九重天雷,直打在炎魔的身上,炎魔被九重天雷打得全身火焰翻湧,炎魔身上的火焰強度是與牠自己的生命力成正比的,可見九重天雷降神對牠做成很大的傷害。

 

「想不到以降神術把自己魔人神格附身於自己身上的感覺會是這樣奇怪,用人的身體來使用魔人奧義,完全比不上魔人狀態時的威力與速度……」

 

廖遠吉得知自己乃是魔人後,他選擇逃避現實,又有誰會想成為惡魔的一份子?不過他想深一層,既然自己身為魔人,就要透過這個身份來強化自己,沒有力量又怎能實現自己想做到的事?

 

及後,他開始開發古老的降神術,降神術是一種召喚魔法,能夠把天上天下九天之外的神祇魔神的神格召喚到自己的肉身上,從而得到強大的神力。

 

只要透過降神術來召喚自己的魔人神格,那麼他就不會因為蛻變成魔人而失去本性,更不會因為長時間持續魔人形態而使惡魔魔力侵蝕自身。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