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血刃術

第四章 黑夜中的獵人

第三十五回 血刃術

 

許覓竹知道王若琴所言非虛,單憑她身外的氣場,如果沒有中國內功五十年以上修為,一定不可能使出來,不過靈魂到底能否使用內力?這個問題已經不再重要,眼前的王若琴確實是在使用內力。

 

王若琴一個箭步,瞬間就突入許覓竹的前方,許覓竹還未來得及作出反應,王若琴雙掌由胸推出,直擊許覓竹心口致命之處,這一式拳法正是守墓拳法中的「推門進墓」,勢只一發,一中即斃。

 

許覓竹用幼劍由上而下一劈,所用的正是攻其必救之處,以攻為守才是高手之間的常用技巧,王若琴雖然是靈魂,但是她知道許覓竹所用的是封魔之劍,能夠對靈體造成極大的影響。

面對許覓竹的簡單一劈,王若琴馬步一沉,一個換步,把雙掌之勢扭轉,乘著掌勢剎那間移開三步,剛好許開劍勢。王若琴一式接一式,左手虛招,右手握拳,擊往許覓竹左腰之處。

 

許覓竹看破她左手虛招,他單手一甩就把左手虛招化解,然後再以劍身橫擋右拳之勢,誰知王若琴冷笑一聲,身形暴矮,原來她雙腳一分,竟攻向許覓竹腳上膝蓋要穴,要知道膝蓋乃是腳部重要的關節,被打傷的話定必影響移動能力。

 

王若琴所使用的就是以虛招引敵,一環扣一環的「墓前叩門」。

 

許覓竹心底一沉,他知道王若琴功力之高就算她不會拳法,也不是輕易對付的對手。他萬萬想不到王若琴的實力會如此高強,絕對可以匹敵廖遠吉的魔人狀態。

 

許覓竹把劍插入地,棄劍一踏,借助踏劍之勢跳到洞上一塊凸出的岩石。

 

「你真的要守住天子之骸?」許覓竹問道。

 

「對。」

 

「那好吧……」

 

許覓竹拿出短刀,劃破右手手腕,一條血柱就從傷口不停留出,一直留到地上。

 

『血刃具現。』

 

血柱突然靜止不動,一條長長的血棒,不,一把血劍就出現在許覓竹的手中。

 

「血刃術是把自身的生命換作力量,生命力量越弱的時候,血刃術的力量就會越強,王若琴你不再是我的對手。」

 

「覓竹,你終於使用真正實力喔。」王若琴說。

 

王若琴的身上暴現一陣恐怖的氣息,一陣恐怖得令人窒息的氣息。

 

「終於動用到亡者之力?」許覓竹問道。

 

王若琴笑而不語。

 

許覓竹從岩石跳起,借助下墮之勢往王若琴的位置墮下,為了加強下墮的力度,他還在下墮的途中不停作出空轉。

 

血刃在高速轉動中幻化成一道血輪,鮮紅的血輪正以高速劈往王若琴的頭上。

 

面對高空攻勢,王若琴沒有作出一般人必定會選擇的「跳開迴避」,反而單手一托,竟然只憑空手接住了高速轉動中的血刃。

 

王若琴把許覓竹連劍帶人拉下,同時另一隻手往他肚子一送,許覓竹就像脫線風箏飛撞往石壁上。

 

許覓竹吐出一口血箭,血液就像擁有生命一樣,飛往血刃之內,血刃好像變得更長。

 

「果然很強……」許覓竹說。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