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咒怨草

第一章 百鬼夜行

第七回 咒怨草

 

二人去了學校的另一僻靜處交談,廖遠吉把咒怨草的事告知駱靜靈。

 

「甚麼!」駱靜靈激動的大喊。

 

廖遠吉用手蓋著她的嘴,「噓!別胡亂大叫。」

 

駱靜靈甩開他的手,怒目相向。

廖遠吉嘆了口氣,「我看還是我親自解決它吧。」

 

駱靜靈說:「不需要你,這件事就由我來解決。」

 

駱靜靈怒氣沖沖的走往操場。

 

廖遠吉無奈的搖搖頭,「既然不用我來解決它,就讓我幫你一把吧。」

 

廖遠吉張開雙手,他腳下隨即出現一個粉藍色的六芒星魔法陣,一陣藍色粉光由魔法陣湧出,覆蓋整座學校的每一處。

 

「所有普通人都會在這個大範圍魔法下進入深層睡眠,醒來的時候將不會記起任何發生過的事。」廖遠吉淡然說。

 

駱靜靈剛到達操場,就看見倒地的皇如凡與雷笑雲,她還看到有上千條朱紅根莖正往暈倒的二人蛇行而去。

 

「停手!」駱靜靈大喊一聲。

 

駱靜靈拿出一道符咒,符咒就馬上自動燃起,她把燃燒的符咒往根莖一扔,符咒把前方的根莖盡數點燃起來。

 

咒怨草彷彿有思考一樣,它果斷地扭斷了燃燒中的根莖,免得被它們殃及。

 

咒怨草感到無比憤怒,它操控所有根莖在同一時間襲向駱靜靈,駱靜靈拿出大腿上的桃木短劍,用短劍勉強擋下了幾條根莖,不過更多的根莖正從咒怨草所在位置源源不絕的襲來。

 

面對猛烈攻勢,要是沒有倒臥在地的二人,她早就退回後方走廊,以避一時鋒芒。

 

「可惡!」

 

駱靜靈左手拿出五道符咒,把符咒一起擲向根莖的源頭。

 

「澎!」五道符咒同時爆炸,咒怨草的本體被符咒直接擊中。

 

受到了重創,根莖停止了攻擊,慢慢撤回本體身旁,可惜本體受了很嚴重的傷,爆炸所引發的火焰由本體漫延開去,最後整棵咒怨草被大火燒成一堆焦木。

 

「速度真快,那麼輕易解決了它。」廖遠吉說。

 

「哼,別說風涼話,要不是你不早早解決它,它根本不可能成長到這個程度。」

 

「最重要是解決了那株植物。」

 

危機總算解除,校內員工在魔法失效後陸續清醒過來,大家都忘掉了自己睡了半天的事。

 

然而暴風雨前夕總是風平浪靜,往後的數天,學校內沒有任何特別事情發生,就連師生們都快將忘記日前幾位學生失蹤的事,只剩下一隊專門負責是次案件的調查小組繼續跟進。

 

廖遠吉睡在家中的床上,他看著漆黑的晚空。

 

(還有五天,還有五天就是新月夜。)

 

他別個臉看著檯面上那顆水藍色晶石。

 

同樣時間,同一個晚空,地球的某處,某個觀察著夜空的人。

 

「哈哈……還有五天!!還有五天就行了!」

 

這個身材肥胖的男人,抬頭望著夜空傻笑,嘴角還流著唾液。

 

「我們去行山好嗎?」王若琴問道。

 

「行山會流汗,不要。」雷笑雲斬釘截鐵的說。

 

廖遠吉說:「好啊,去哪?」

 

「還沒想。」王若琴說。

 

駱靜靈問道:「不如去蚺蛇尖?」

 

王若琴想了想,「也可以啊。」

 

「那就在臉書上開個活動,看看有沒有人要一起去。」廖遠吉說。

 

正當大家談論的如火如荼之際,林亦容沒神沒氣的伏在座位上。

 

「Dennis,你生病了?」廖遠吉問道。

 

「嗯…有點不舒服。」

 

「那你先休息一會兒吧。」

 

林亦容總是給人一種體弱的感覺,也許是受到大埔風水影響吧。

 

駱靜靈在座位上翻查一本老舊的書本,當她看到某一頁的時候,整個人嚇了一跳,倒吸一口氣後,就把書本蓋上。

意見

回應

發表迴響